所属分类 全部 国内国际

十大名家之一李苦禅,人如其名,包揽百苦的一生

他一生师从名门,当过教授,坐过上宾,

也当过拉车夫,卖过戏园票;

当过地下党,也曾饱经批斗;

娶过大家闺秀,也被带过绿帽,

儿子还被老婆的情郎残害而死,

但他还是成为了国画大师!

有人曾这样评价他:

人世悲欢皆虚幻,七情六欲一念牵。

一旦悟通烦恼处,心中净土连西天。

咄!咄!无染无垢超三界,

白藕脱泥即苦禅。

他就是——李苦禅

他是齐白石的学生,还是毛泽东的同窗,

更是一代国画大师。徐悲鸿赞他的画:

“天趣洋溢,活色生香”。

郝左春评价他说,

“他是艺术界革命的前驱”。

从一个家境贫寒的孩子,通过勤学苦修,

终成为艺术史上少有的“大师”。

而他的一生却人如其名,

波澜迭起,包揽百苦。

李苦禅

李苦禅(1899- 1983),原名英杰,字励公,擅大写意花鸟画,汲取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的技法,笔墨雄阔、气势磅礴,树立了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新风范,堪称当代中国画一代宗师。

李苦禅人如其名,纵观其一生,全被一个“苦”字囊括了。

李苦禅与齐白石

师从齐白石,生活清苦!

昔人学道有道一而知十者,不能知一者,学画亦然。劣天分者虽见任何些数而一不能焉。愚者见一亦如无一,苦禅之学余而能焉,见一能为二也。——白石题记

李苦禅是山东高唐县李奇庄的一个农家子弟,取名英杰,自幼爱好武术和绘画。

1919年,李苦禅只身到北京求学,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的他只好落脚于慈音寺,靠从舍粥棚里取粥度日,李英杰从此成为居士,号超三,法名苦禅,以法名行世。

李苦禅考入北京大学勤工俭学会后,参加了业余画法研究会,免费学习素描。1922年转入北京国立艺专,白天上课,晚上拉人力车挣钱,腊月里还穿着夹袍,十分清苦。

1923年,尚未毕业的李苦禅径去北京西三道栅栏6号齐白石家登门拜师。一进门他就开口说:“齐先生,我很喜欢您老人家的画,想拜您为师,不知能不能收我?我现在还是个穷学生,也没什么见面礼孝敬您,等将来我做了事再好好孝敬您老人家吧!”

齐白石见这位乡音不改的穷学生求学心切,当即应允了。齐白石话音未落,他就急忙行拜师礼:“学生这里给老师叩头啦!”案边狭窄,只能挤下跪,他差点跌倒。一时间惹得老人又惊又喜,从此,李苦禅就成了齐门第一位弟子,是年24周岁。

当时李苦禅生活十分艰苦,每天都要拉洋车谋生。如果租拉洋车的钱够几天的饭钱,晚上便可不拉车而去齐白石家求教了。

有一次他去八达岭写生,带的干粮吃光了,身上又无分文,只好讨饭。在回京的路上,饿倒在路边,幸亏一位好心的车把势,把他架到马车上拉回京城。

李苦禅为了生存和求学,学习宋代的范仲淹,每天熬上半锅杂面粥,凉了用筷子划成三块,每顿饭吃一块。在艺专上炭画课,每个学生都发一个馒头,用来粘画坏了的炭画,李苦禅则小心翼翼地画,决不让一根线条出错,省下馒头当饭吃。

1946年作 远瞩

125×67cm

北京保利2016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RMB  4,370,000

当时齐白石知道他的处境维艰,从不收他的学费。不仅如此,有时还留他在家吃饭,给他颜料。这对于一个登堂入室的弟子来讲,也真够得上是十分的厚爱了。

在齐白石的精心栽培之下,李苦禅的学业益加奋进,其艺术“头角已日渐峥嵘”。不久,他就作为一名年轻的国画教授迈进了中国画坛。

齐白石的独具慧眼,看中了李苦禅的艺术才华。纳于门下,视为知己,并励其志曰:“英也夺吾心,英也过吾,英也无敌,来日英若不享大名,世间是无鬼神也!”

会英图

190×397cm

北京盛天泰2012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成交价:RMB  39,100,000

当过地下党,入狱受苦!

在北京大学附设的勤工俭学会,李苦禅半天学习法语和绘画,半天从事机件加工之类的实习。在机件加工车间,他结识了一位湖南湘潭的同学,两个人都是农家子弟,相处无忌。

这位同学就是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打零工、当“书记”的毛润之,也就是后来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

1937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北京后,他誓不为敌服务,辞去一切职务,住在柳树井二号凌家,靠卖画为生。他不少学生和朋友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他的家也成了党的地下转送站。

他不仅为党收集和传递情报,家中还掩藏过被日伪通缉人员。1940年5月21日晨,日本宪兵队以私通八路的罪名将他逮捕,关在地下刑讯室中。

李苦禅在此受尽了酷刑,皮鞭抽,棍棒打,烙铁烫,杠子压……他仍然坚贞不屈,破口大骂日本侵略者,后被押入了死牢。但最终因证据不足,当场释放。

毛泽东与李苦禅的同窗情

新中国建立后,北平艺专定名为中央美术学院,不料学院个别领导给李苦禅以不公正的待遇,让他“半工半教”,后来竟调离教师队伍,当起了工人,每月只发12元工薪,朋友叹气:“苦禅,苦禅,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苦’呢!”

有人知道李苦禅和毛泽东曾有过几个月的同窗之缘,劝他写信向毛泽东反映情况。原来在1919年,李苦禅考上了北大附设的“留法勤工俭学会”,半天学习法语和绘画,半天从事机械加工之类的实习。那时毛泽东也在其中,当时大家都喊他毛润之,并与李苦禅分在同一个车间。

毛泽东投身于革命事业,经常来去匆匆,故李苦禅与他没有太多的接触。但两人都来自农家,偶遇一起谈起农民的疾苦,往往所见略同,尤其毛泽东的一口湖南话给李苦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75年作 花鸟

25×34cm×12

北京银座2013年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RMB  2,875,000

解放后,李苦禅才从别人口中得知,今天的人民领袖毛泽东,就是当年的同学毛润之。已三十多年过去了,他还能记得这个老同学吗?再者,给毛泽东写信,无论成与不成,都不一定会有好的结局。

家人也劝他“穷日子就穷过吧,并不好连买戏票的差使也会丢了。”可老是这样忍下去,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一天,李苦禅又喝了些酒,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操起笔来横涂竖抹,积压在心头的不平和愤懑如大河奔流,一泻千里。很快,一封用五张纸连成的长信写好了。李苦禅用牛皮纸糊了一只信封装进去,写上“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先生收”,贴上几枚邮票,便将信投进了邮筒。

1983年苦禅老人逝世前六天仍在作画,夫人李慧文在案边协助

酒醒后,李苦禅又有些后悔,信虽是酒后所书,内容他还依稀记得:什么“如今我的事蒋介石不管,只好找你……”、“余乃堂堂教授却被剥夺讲课之权利”啦,什么“共产党理应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啦,凡此等等,甚觉言辞激烈。

再者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毛泽东为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日理万机,为了个人的事情去麻烦他,实在不该。但他又自我安慰,信已发出去,领袖和人民心心相通,向他反映一些情况,也是理所当然,想必也不会太责怪我,何必自寻烦恼?想到这些,心里反倒坦然了。

开国还不到一年,此时的毛泽东为新生的国家日理万机,但是,收到了李苦禅的来信后,他立即着手处理,虽然他对三十多年前的这位老同学的印象记得不很清晰,但对李苦禅那汪洋恣肆、气势磅礴的草书却是十分欣赏,认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当即给当时的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徐悲鸿写了一封信:

悲鸿先生:

李苦禅先生来信,自称是美术学院教授,生活困难,有求助之。此人情况如何?应如何处理?请考虑示知为盼。

顺颂教祺

毛泽东

1950年8月26日

为了进一步了解李苦禅的情况,毛泽东派了他的秘书田家英来到李苦禅家中。田家英说:“您的信毛主席收到了,他一方面给徐悲鸿院长写了信,一方面派我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以便当面向他汇报。”李苦禅听了激动得热泪盈眶。

田家英又说:“目前国家初建,正忙于结束战争和恢复生产,对文化事业还有一时顾不到的地方。我来时毛主席说了,您的写意画还要坚持画下去,子孙后代还是会需要的。”李苦禅向田家英倾诉了自己受到的不公待遇,田家英一一作了认真记录。临别时,田家英对他说:“您的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一定会妥善解决。”

田家英回去后,找来了李苦弹的有关资料,认真阅读后陷入了沉思:像这样一位曾投身于民族解放事业、名声卓著的画家,在人民政府建立之后,竟然社会地位和生活水准低于旧社会,造成的影响十分不良,反映了我们的一些领导同志的官僚主义作风,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不力,问题必须马上解决!他让徐悲鸿拿出一个具体方案,解决李苦禅的困难。

有了毛泽东的亲笔信和田家英的意见,徐悲鸿就等于有了一把“尚方宝剑”,过去他想解决而不能解决的问题,终于迎刃而解了。李苦禅的教授职务很快恢复,还被安排为中央美院附设的民族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工资很快升到62元,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保障。而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李苦禅又挨斗受批,吃尽了苦头。

笔耕不辍,学艺刻苦!

李苦禅一生痴心于绘画,他把禅与画、中与西结合起来,兼容并蓄、博采众长,探索自己独特的画风,得到了齐白石的赞扬。

齐白石1924年在李苦禅的一本画册上写道:

论说新奇足起余,

吾门中有李生殊。

须知风雅称三绝,

廿七年华好读书。

还送给他一方“死不休”印章,要李苦禅“丹青不知老将至,画不惊人死不休”。

李苦禅在创作

李苦禅苦练大写意花鸟,他的作品继承中国画优良传统,并融中西技法为一炉,渗透古法又能独辟蹊径,在实践中出新,常以松、竹、梅、兰、菊、石、荷、八哥、鸬鹚、鹰等题材,具有笔墨厚重豪放,气势磅礴逼人,意态雄深纵横、形象洗炼鲜明的独特风格。

李苦禅画的鹰极其动人心弦,在他的笔下,鹰的眼睛棱角分明,洋溢着一种逼人的英武之气。李苦禅先生画的鹰,被公认为是难得的画中精品。

对于自己画的鹰属于精品之说,李苦禅先生却并不满足,他说:“画有精品,有神品。精品可以功力得之,神品则功力不逮者固必不可得,而功力即具者亦不可必得。”

李苦禅的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国画宗师,是因为他以书入画,凭借几十年的碑学功夫书写出浑厚拙朴的线条,使人一眼就可以识别出“这是李苦禅的画”。

李苦禅尊崇“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将中国“书画同源”的概念更加具体、准确地表达出来。他一生都在练习书法,直到逝世前几个小时,他还在临写颜真卿的《画赞帖》。

上一篇 传统出新,始而入古,著名画家初中海作品赏析 下一篇 当代水墨青年画家李旭
  • 1
  • 2
  • 3
艺术品推荐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meishu.com)专注服务于中国美术界,集美术搜,美术馆,美术展览,画集,美术报,美术知识库,美术家百科,美术商盟,美术视频网,美术建站,美术网下载,名画库,美术友,美术汇,美术网论坛,美术高考网,美术画室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一站式文化服务平台,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发展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有着共同理想的你加入我们,合作共赢。

  • 1
  • 2
  • 3
  • 4
Copyright (c) 2013 Me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 1.8.5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Copyright (c) 2013 Me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