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分类 全部 中国美术史西方美术史

浪漫主义艺术-十八至十九世纪美术史(3)

欧洲艺术发展到了十八世纪中叶,出现了一股向往回归自然、迷恋中世纪的风气,到了十九世纪初,终于形成一股席卷欧美的浪漫主义﹝Romanticism﹞艺术风潮。

  浪漫主义主张创作自由、强调表现艺术家的个性、重视想象和感情,在许多方面,与新古典主义艺术形成了鲜明对照。新古典主义艺术家不强调清晰的个人风格,而是寻求表现永恒的有效真理;浪漫主义则追求将自身的情感、信念、希望和恐惧,以各种形式表现。浪漫主义画家不强调素描和严谨的外形而是强调激越的情感和极端个性化的表现。

  浪漫主义排除单一风格的发展,它并不反对前期的风格,所以在浪漫主义盛行之时,新古典主义的理念仍旧可以独立发展。西方艺术史上所谓的「浪漫主义时期」,应将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写实主义以及自然主义全部包括在内。因为它们的精神是一直贯穿、绵延不断的。所以在一些写实主义或自然主义作品里,可见浪漫主义的气质。

  浪漫主义艺术家以法国画家杰利柯﹝Theodore Gericault﹞、德拉克洛瓦﹝Ferdinand Victor Eugene Delacroix﹞,西班牙画家哥雅﹝Francisco de Goya y Lucientes﹞,以及英国画家泰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为首。

画家:杰利柯Theodore Gericault, 1791 ~ 1824

  杰利柯是法国首批浪漫派的画家之一,其生活与绘画皆表现出浪漫派风格的活力。杰利柯受格罗﹝Gros﹞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在画马和选择当时社会题材这两方面。他在技巧上的革新也很值得注意:他不再做许多的精细草稿或局部研究,而是由模特儿依草图摆出姿势,然后直接在画布上画。

  《皇家卫队的骑兵军官》﹝An Officer of the Imperial Horse Guards Charging﹞是杰利柯第一次的沙龙作品,描写骑着白马的军官转过身来激励部下前进,与马用后脚站立的动作形成一体,画面洋溢着紧张感。

皇家卫队的骑兵军官
﹝An Officer of the Imperial Horse Guards Charging﹞

1812 年

杰利柯﹝Theodore Gericault﹞之作品

油彩?画布,349 x 266 公分

罗浮宫,巴黎﹝Paris﹞,法国

  指挥官在跃起的马上下达令令的画像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传统形式,杰利科利用这个形式,充分发挥其独创性。杰利科在这幅作品运用因本能的恐惧扭转身体的马与反方向回过头的军官、炽烈的火焰相互间的对比,使激烈的感情与逼真性成功的合而为一。

  1819 年,年仅 26 岁的杰利柯根据 1816 年所发生的梅杜莎号军舰海上失事沈船事件创作了震惊画坛的《梅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揭开了法国浪漫主义美术的序幕。

  画面表面上是建立在一个错综复杂的结构之上,但实际上勾勒出一个精确的上升结构,最终结束于右边幸存者高高举起、拼命摇动的缎布上。一种高度的紧张感,一种朝着地平线的光线向前移动,期望得救的焦虑感,使这幅作品具有特殊的暗示力量。


 
梅杜莎之筏
﹝The Raft of the Medusa﹞

1818 ~ 1819 年

杰利柯﹝Theodore Gericault﹞之作品

油彩?画布,491 x 716 公分

罗浮宫,巴黎﹝Paris﹞,法国

  这幅画在当时遭到政府当局强烈的攻击,因为它揭开了这一丑闻;在艺术界也遭到反对,因为这幅作品远离当时非常流行的新古典主义规则,其技法与当代那些无可争议的大师相左,例如,杰利诃使用了强烈的明暗对比,以及光线的猛烈闪现,这与戴维那种明亮而生动的色调相反。杰利诃的画作几乎是单色的,我们所看到的棕褐色的阴暗色调均是通过沥青来实现的。

画家:德拉克洛瓦Ferdinand Victor Eugene Delacroix, 1798 ~ 1863

  德拉克洛瓦的抱负是要依循米开朗基罗和鲁本斯的传统,画出气度宏伟的大幅历史图。后来他在杰利柯的启示下,逐渐发展出充满动态活力与丰富色彩的个人风格。在法国浪漫主义画家中影响卓著。

  浪漫主义的当代性,在德拉克洛瓦的《自由领导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上得到印证。在 1830 年 7 月「光荣的三天」里,巴黎有产阶级加入了大学生和无产阶级奋起反抗政府的行列,这场反对查理十世的争战,使得画家和作家们激情澎湃。德拉克洛瓦便藉这幅画显示了他参与国家政治事件的决心。

  德拉克洛瓦以充沛的激情,把想象与现实融为一体,象征的形象和具体的人物一起在炮火纷飞的巴黎街头冲向前方,体现出革命不可阻挡的气势。这幅画有着鲜艳的色彩、强烈的明暗对比,和生动细腻的表现力,画面传达出的讯息发人深省,使观众彷佛身历其境。整幅画产生了一种激情和真实感,使它成为近代政治画的代表。

自由领导人民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

1830 年

德拉克洛瓦﹝Ferdinand Victor Eugene Delacroix﹞之作品

油彩.画布,260 x 325 公分

罗浮宫,巴黎,法国

  德拉克洛瓦并没有参加 1830 年的革命运动,但他是国民卫队的成员。因此他把自已画成在自由女神右侧的人物,一个头带高帽、手持长枪的青年知识分子。

  《巧斯岛的屠杀》﹝The Massacre at Chios﹞ 这幅画反映了希腊人民为反对土耳其人的压迫,所引起的一场战争中的悲惨经历,画作展出后,引起了西方世界的震惊。

  正如德拉克洛瓦的许多画作一样,这幅作品由三个部份构成;前景是一组伤员和俘虏,出现在明暗相间的背景上;中景是发生战争的平原;第三部份则是占了整个画面三分之一的天空,几乎全部被黄色的烟云所覆盖。


 
巧思岛的屠杀
﹝The Massacre at Chios﹞

1823 ~ 1824 年

德拉克洛瓦﹝Ferdinand Victor Eugene Delacroix﹞之作品

油彩.画布,417 x 354 公分

罗浮宫,巴黎,法国

  德拉克洛瓦注重色调深浅的变化,把位于前景后方的人物形体隐没在黑暗中,以突出光亮处人物的悲惨状况。他除了精细地勾画、巧妙地分布形体之外,还十分注意多种色彩的配置使用,整幅画的色彩和谐一致。线条和构图的严谨,并没有影响德拉克洛瓦以大胆新颖的手法,表现光和大气下的色彩。

  德拉克罗瓦大胆的探索精神,给法国追求创新的美术家树立了一个榜样,他们都从他身上汲取营养。


画家:哥雅Francisco de Goya y Lucientes, 1764 ~ 1828

  经历过十七世纪的辉煌后,西班牙美术界沈寂下来,直到十八世纪下半叶奇才哥雅的出现,才打破了这种局面。哥雅的艺术领域是肉与血的探索、是烈日与阴影的对比,也是人性和激情、悲观和绝望的刻画。他目睹拿破仑军队占领西班牙时的血腥手段,以及接踵而来的一连串暴行,因而起来抗议人性的荒谬与悖理。

  在《1808 年 5 月 3 日》﹝The Third of May, 1808﹞ 这幅画里,哥雅通过非凡的画法,通过确定中心、构图、光线、色彩再一坎把观众引入画的「空间」。路灯的耀眼光线。照耀着场地,揭示了一些残暴的细节。鲜血凝块,反抗者张得大大的嘴,这鬼魂般的光线使人看到「恐怖事态的全部真相」。这不仅仅是少数反抗者被枪杀,而是全人类受到侮辱和受到这些看不见面容的、紧靠在一起、背向着我们的士兵的枪击。从耀眼的光线下伸开双臂、表示出恐惧、挑战同时又是自由的姿态的囚犯,或从在他左边、双手捧苦脸的同伴,我们似乎看到「世界各地和各不同时期的暴力的受害者。」


1808 年 5 月 3 日
﹝The Third of May, 1808

1814 年

哥雅﹝Franciscode Goya y Lucientes﹞之作品

油彩?画布,266 x 345 公分

普拉多美术馆,马德里,西班牙

  哥雅抛开了十八世纪肖像画普遍具有的优雅造作的面具,提供了展示真正个性的可能。他把向来只有在自画像才可能出现的姿势和可亲性应用在他的模特儿身上,所以哥雅的肖像画代表了一个反英雄时代的来临。

唐.曼努埃尔.奥索里奥
﹝Don Manuel Osorio de Zuniga﹞
1788 年

哥雅﹝Franciscode Goya y Lucientes﹞之作品

油彩?画布,127 x 160 公分

大都会美术馆,纽约,美国

  在《唐.曼努埃尔.奥索里奥》﹝Don Manuel Osorio de Zuniga﹞ 这幅画中,所呈现的色彩鲜艳夺目,加工十分精细,是艺术上非常成功的作品。紧束腰身的绒带使衣服更加突出,而衣服的不可思议的红色在不太鲜艳但却明亮的底色上突显出来。孩子浅红色的面孔在精细的花边褶领巾露出来;且四周被棕色的头发围衬着。整个情景似乎表现出宁静和安详的神态,天真无邪地在同栓在绳子一头的动物以及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嬉戏。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当人们让孩子像往常一样稍玩片刻之时,从他睁得大大的眼睛里,从他过于严肃的面容上透露出一丝显著西班牙贵族即将大难临头的迹象。

画家:泰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 ~ 1851

  泰纳与他同时代的劲敌─康斯塔伯同被认为英国的绘画巨擘。无论画的是海洋还是陆地风景,是暴风雨还是冰雪,泰纳都能创造出一种浩大有力的气氛关系。无论是画在纸上的水彩画,还是画在布上的油画,泰纳都先用颜料形成色彩表面,然后在这个气氛基础上发展他的画。形体溶进了色彩,或者说是色彩再现了形体,因为正如泰纳本人所说,肉眼「知道如何穿透色彩的外壳,去寻找形体。

  泰纳超越他那个时代的传统习俗,创作出几乎为现代人的趣味而画出的作品。他从模仿过去大师们的作品开始他的绘画生涯,却以开创新的风格而结束一生。而这种风格却是到了本世纪才得到人们的赞赏。

  泰纳所使用的颜色是如此明快、如此不同寻常,同时又是如此透明光亮,以致有些评论家宣称泰纳用的只是颜色本身,甚至有人说他的眼睛可能有毛病。事实是泰纳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动力,驱使他不断地试验新的颜色,以便使它们能作为与大自然媲美的一种手段。

  在《诺汉姆城堡;日出》﹝El Alba en El Castillo de Norham﹞这幅画中,空间感和透视感与具有魔力的光融为一体。


 
诺汉姆城堡;日出
﹝El Alba en El Castillo de Norham﹞

1835 ~ 1840 年

泰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之作品

油彩.画布,91 x 122 公分

泰德画廊,伦敦,英国

  泰纳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在一天中不同时间的大气状况下去表现各种形体的变异,表现天气晴朗和四季变化对光和色调的不同影响。画中的景色洋溢着魔幻一般的魅力,似乎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凝结着不动。康斯塔伯曾说,这幅透明、色彩谐调、观察极其细微的作品,好像是「用彩色的水蒸气画成的─它是如此轻盈、彷佛稍纵即逝」。

  事实上,在泰纳最后的一些作品中,形式与内容的区别已彻底消失了,尽管他仍然「辩解」说他的每一幅都有一个主题。

画家: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 1776 ~ 1837

  一生深爱英格兰乡村的英国画家康斯塔伯,以坦诚的目光、朴实的心灵,感受着大自然丰富多采的景致,把英格兰的真实景色留在画布上。他喜欢描绘眼前的大自然,而不是去仿效他人作品或受外界的不良影响。

  《布来顿的链条码头》﹝Chain Pier, Brighton﹞这幅画出色地表现出云和海的明暗效果,通过画面中两种不同的基本色调,也反映出风雨欲来的效果:亦即海边、船只和房屋的赭色,以 及天空和大海的蓝色,呈现出阴霾天气景况;海水在黄、白色帆船的陪衬下,更显得生气勃勃。

  康斯塔伯以这些基本色为背景,对篓、锚、船桅、船身、沙滩以及浪头等细节做了精心细腻的安排。云层的立体感更使我们觉得,它正气势磅礡地向我们笼罩过来。这幅描写布来顿海边景致画是康斯塔伯最生动的作品之一。


 
布莱顿的链条码头
﹝Chain Pier, Brighton﹞

1827 年

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之作品

油彩?画布,127 x 182 公分

泰德画廊,伦敦,英国

  康斯塔伯使英国风景画突破了古典主义的束缚,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他对于色彩变化的敏感,对于光的敏感,预示着十九世纪末法国印象主义艺术家对于光和色彩的探索。他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向人们呈现了英国的乡村景色和田园风光,从而激发起人们对大自然的热爱。

上一篇 新古典主义艺术-十八至十九世纪美术史(2) 下一篇 写实主义与自然主义-十八至十九世纪美术史(4)
  • 1
  • 2
  • 3
美术商品推荐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meishu.com)专注服务于中国美术界,集美术搜,美术馆,美术展览,画集,美术报,美术知识库,美术家百科,美术商盟,美术视频网,美术建站,美术网下载,名画库,美术友,美术汇,美术网论坛,美术高考网,美术画室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一站式文化服务平台,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发展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有着共同理想的你加入我们,合作共赢。

  • 1
  • 2
  • 3
  • 4
Copyright (c) 2013 美术网 Me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meishubbs 微信②4081532
Copyright (c) 2013 美术网 Me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meishubbs 微信②408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