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

 高云,198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全国美术馆专委会副主任、江苏省美协副主席。

  现为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江苏省美术馆馆长、江苏省艺术类高级职称评委会主任委员、江苏省政协常委、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南京大学兼职教授、南京师范大学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
  作品曾获全国美展金奖一枚、银奖一枚、铜奖两枚,以及特别奖;获全国邮票设计最佳奖;获全国第三届、第四届连环画评奖最高奖等。作品多次赴国外展出,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被国家级出版工程《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史图鉴》、《21世纪中国美术》等收录出版。被列为中国连环画十家之一。
  此外,还获得了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的首届江苏省文学艺术政府奖,首届江苏省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等。
  • 中文名高云
  • 性别
  • 国籍中国
  • 民族汉族
  • 出生地江苏南京
  • 出生日期1956年11月
  • 职业画家
  • 毕业院校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
  • 主要成就获首批省政府文学艺术政府奖
  • 代表作品《雨后觅诗图》
获奖及荣誉

 获六届全国美展金奖,获七届全国美展银奖一枚、铜奖两枚,以及特别荣誉奖,获三届、四届全国连环画评奖最高奖,获全国最佳邮票设计奖、优秀邮票设计奖,获江苏省政府颁发的首届江苏省文学艺术政府奖,获首届江苏省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获江苏省委省政府紫金文化奖章,获评为中国连环画十家之一,获聘为全国三位特邀邮票设计家之一。

担任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美展评委。全军美展评委。第三、四届全国中国画展评委。第十届、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优秀美术作品展评委。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评委等。

艺术作品

 兹夕无尘虑高云共片心——高云先生及其作品杨祥民.

引言:平日里喜欢乱翻书,但每每“好读书不求甚解”,徒取过目之趣。偶然读到唐颜真卿诗句“兹夕无尘虑,高云共片心”,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高云的高士画作来,心中激赏,品味再三,其情趣妙理甚为切合,且以此为题写作本文。

一、高风士气通古达今

圣贤高士是高云绘画创作的重要题材,特别是近些年来,他越来越倾心於此类创作中。中国画家图绘高士的历史也源远流长,顾恺之《魏晋胜流画赞》中提到描绘竹林七贤的《七贤》,谢赫《古画品录》记载戴逵“善图贤圣,百工所范”。现 在所能看到较早的实物画作,还有唐孙位的《高逸图》、五代卫贤的《高士图》等。

画家一般都认为,山水易写,人物难摹,后者在“传神写照”上起点便很高。而在人物画科之内,从事高士画的创作似乎更加困难。高士这一特定的人物身份,代表其特征的学识、修养、品性等,全然在乎内心;而且高士本身便超脱俗、高出众人,这从底线上也为高士画的创作标示得很高。历史上早早就出现很多著名的仕女画家,如唐代周昉张萱等,却很少有人被专称为高士画家。回顾古人作高士画,也很少专攻於此,多是偶尔为之,宋李唐《采薇图》、元王蒙《葛稚川移居图》、明唐寅《高士图》等皆属此类。明陈洪绶绘有《高士谈经》、《林下高士》、《高士行吟图》等大量高士题材的画作,可谓画史上称名於高士画的大家。然而陈洪绶距今已愈300年,画坛未能再现出其右者。

高士往往寄寓山水,“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两者有着与生俱来的密切关系。反映到绘画上来,两者也有诸多相通之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高士情思即圣贤之“道”,映照到山水中来,所以能够成就山水精神和山水艺术。人们游览山水或欣赏山水画,就是为了从中感受高士之风,品味圣贤之道。也由於这种内在精神上的一致性,故而山水画中常有高士置於其中,高士画也总以山水作为背景。同时,两者又有根本之不同,对於高士画来说,它要突出呈现高士作为主体的面貌精神,其中的高士形象要凌越山水之形,使高风士气荡起於画面。高士画不仅反映出高士超脱俗的气质和尊贵典雅的情趣,也表达了人们的仰慕和向往之心。反观很多所谓高士画作,并未能彰显高士的精神面貌。一方面,画中山水景致与高士人物往往主次颠倒,虽名之为高士画,实更类於山水画。如南唐卫贤《高士图》描绘汉代高士梁鸿,几乎为画幅中阔大的山水景致所淹没。另一方面,高士的描绘越来越趋於放逐、随意、简率,甚至沦落到程式化、符号化地步。有些画家一两笔勾出佝偻老者,粗服蓬头,不见面目,千篇一律地或拄杖,或戴笠,或抱琴,或垂钓,彷佛如此便是高士。虽然还以文字标示画中有高士,画中之人乃是高士,但仍不能将此类作品视为真正意义上的高士画。高云为高士画的继承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将传统文化中高士的精神面貌,用细致的笔墨进行深入挖掘和高明表达,以视觉审美的艺术形式将之放大、凸出而清晰地呈现出来,一改往昔粗疎肤浅、抽象模糊的描绘方式。在他的画中,高士方额广颐,修眉长目,须髯秀美,仪容儒雅,举止清扬,顾盼炜如。他们身着古代汉族文人士大夫的装束,纶巾博带,神采飘逸,涌动着一种超然神韵和君子之风。高云的画中高士,凝聚了中国文人士大夫的传统美德,是中国人心目中理想的高士形象,也是至善至美的中国人的形象。高云笔下的高士并非都深居大山,而往往处在芭蕉树下、太湖石旁,如《蕉阴浓处闲布棋》,彷佛就在自家的后花园里。“小隐隐於野,中隐隐於市,大隐隐於朝”,在高云看来,高士未必非去深山避世,藉用太湖石,与之为邻为友,亦可从中寻到独立於世的慰藉之意。石即为山,湖即为水,化太湖石为大山水之意,以小观大,回味无穷,类如“一沙一世界”之禅理。因此,赏石便如赏画,从山水画中能够感受林泉高致,从太湖石中也能品味山水之趣,实现“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的理想。“心远地自偏”,高士人物藉太湖石,依然能够达到“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自由境界。

太湖石早在唐朝便闻名於世,或形奇,或色佳,或质美,或纹妙,既玲珑剔透、灵秀飘逸,又浑穆古朴、凝重深沉,其本身便有一种超脱俗、神思悠悠之趣,令人望之起敬、静心理气。高云的高士画中,以太湖石布景最为多见,如《抚琴图》、《观石听风图》、《对石觅言图》等。唐孙位《高逸图》、五代周文矩《文苑图》中也出现了假山石,与之相比,高云画中的太湖石在画面中的地位更加突出,也更具特点和灵性,表现出“瘦、皱、漏、透”的造型审美特征。高云很好地吸取了太湖石的文化内涵和艺术神韵,并且与山水背景相比,这也更加突出了高士主体的形象。如《和而不同》一图中,太湖石仅有部份露於画面下端,上部大片空白处独立一高士,位居画面的核心突出位置。

二、高义薄云画以明志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圣贤高士一直是作为人格学识的典范而倍受推崇。“千载一圣,犹旦暮也;五百年一贤,犹比髆也。”高士之风发展成为高士文化,产生宗教信仰般的力量,牵引着人们自我规谏和自觉进步,在社会生活中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高云以其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炽热的民族情感,以及对高士情怀的敬仰之心,投入到高士画创作的艺途之中。此既为追慕先贤之意,亦为弘扬高士之风,代表了延承中国画艺术中正大和崇高精神意旨的一脉力量。

高云的创作旨在表达的极其高妙的义理、境界,具有高义薄云、画以明志的文化深思,这是作为精神财富的艺术所具有的重要特征和价值。但是在当下社会,艺术在很大程度上被异化成物质财富,甚至成为商家、收藏家商业炒作和投资理财的对象。这种对艺术的粗浅认知,把艺术品简单地视作钱财之物,无异於“买椟还珠”。高云的高士画所传达出的信息,乃是为了调动和激发观者崇高的精神追求,寻求教化人生的意义。这才是艺术所蕴含的无比宝贵的精神价值,是艺术价格所无法比拟的艺术价值。

人们在室内陈设的绘画作品,也能反映出陈设者的审美爱好和精神追求。若心中茫然无依,唯以个人好恶相牵引,追逐世风流俗,则人生观、价值观也难得健康树立。若是一味放逐於争名夺利、取乐寻欢之中,也终将会感到神伤体耗、身心俱疲,或有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之叹。与流行文化和时下名人相比,传统文化和圣贤高士具有更深邃的思想和更高尚的品格,以及其中所蕴含的归属感和典范性意义,这最值得中国人去继承和学习。

高士画便是一种精神食粮,承载着优秀的民族精神,人们能够以之自勉和自省。中国画本就有劝诫与教化的传统,不应将之全盘否定。中国画不仅是一种悦目的视觉艺术,更是一种赏心的心灵艺术,带给人们心灵的启迪和精神的提升。

高云是具有服务国家社会情怀的人,集多重身份於一身。他不仅是中国当代的著名画家,还是优秀的美术学者。高云从事美术编辑出版工作长达二十三年,担任过江苏美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江苏画刊》杂志主编,他的文化学识在此期间显现出来,在学术建设上取得的成就令国内同行瞩目。高云还是美术界乃至文化界重要的领导者和决策者,现 在他担任江苏省美术馆馆长、文化厅副厅长,所要应对的事情更为广泛。繁重的公务工作,必然要占去高云大量精力。仅就编辑出版工作而言,常被称为“为他人作嫁衣裳”,大多画家都难以胜任和坚持。一些画家成名后愿意去做自由画家,我们看其画价就容易理解了。高云很早便享誉画坛,他却没有满足於绘画的快乐和成就里,而是默默坚守在各类公务岗位。

很多关心他的朋友都为之惋惜,担心他原本一片光明的艺术道路从此被阻断。高云在调离出版工作后,才第一次为自己出书,书名便叫《画家高云》。由此我们也深切感受到,高云内心始终深藏着他所热爱的绘画事业,画家是他的理想人生。工作的责任和服务大众的热情,让高云一时压抑住自己绘画的热情,但这份热情从来没有止息过。“独善其身”与“兼济天下”相比,后者的品格更高一筹。不能人人都遁世归隐在山林之中,自顾逍遥并坐享“高士”之名。总是需要有人出来为国家社会服务,特别是在和平年代,建设发展国家和为民众谋福祉才是更高尚的高士情怀。

儒家积极入世和道家逍遥出世之间的矛盾,是历史上中国文人始终要面对的一个难题。而绘画艺术,也就成为解决这个难题的很好方式。郭熙认为,身在朝廷,又不能忘情世外山水,可在公事之余欣赏山水画进行弥补。山水画可以代替真山水满足入世者向往的林泉高致之趣,并寓含着所崇尚的林下高士之风。高士画与山水画相类,而且是对高士情怀的直接写照。

高云便是以入世的积极态度,出世的艺术情怀,投身到高士画的创作中去。高士画就如同励志的座右铭,可谓直接以画明志。一方面,高云用画中高士,寄寓了自己的志向和追求。他笔下的高士,在安然怡然的外表之下,是普世的人文关怀,是积极的人生追求。另一方面,高士画对於观赏者也有激励的作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将高士画置於座前,闲居理气,披图幽对,既满足自勉自省之意,也表达见贤思齐之心。“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高云的高士画便如同室内芝兰,馨香浸染,德风泽被,终可从中受教获益,共勉共进。

山水清晖——读高云山水画有感宋玉麟

在江苏美术界我一直非常佩服高云过人的精力和他在艺术上极 好的悟性。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艺术家和政府官员等多重角色中转换自如。

大家都知道,高云以连环画而名世,三十年前他的一套连环画《罗伦赶考》一举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金奖,从而奠定了他作为连环画大家的地位。从十多年前开始,高云更多进入了中国人物画的创作,且佳作连连、硕果累累。

几年前,高云的山水画突然出现 在美展之中,这多少有些让我吃惊。记得陆俨少先生曾经说过:“画史上每有山水、人物、花卉三者兼工的画家,一般花卉最好,山水最次。”因为“山水画用笔变化最多”。由此可见,当今画坛为什么擅画人物、花卉的画家涉足山水者鲜有人之原因,然而高云当不属此列。

我和高云从未就山水画之议题进行过深入的交流。他为什么会画山水,以及他的山水画是否有师承等等,我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高云的山水画应该“悄悄地”画了不少时间,因为今 天他呈现 在我们面前的这些山水画作品已经章法严谨、精神饱满、笔墨精良,这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也。

高云曾长期从事美术出版工作,读好画无数。是否有师承对他来讲,我以为并不重要。这就使高云和其他山水画家有着很大不同——少包袱、阔眼界。高云的山水画和他的人物画一样,都是属於清新高格、工整雅致的一路,其山水所表现的内容大都是江南的山山水水,但我注意到他绝非去描写某一实地之景,而是写他胸中之丘壑。对一位山水画家来讲,以笔墨去表现丘壑是重要的基本功,但作品所呈现的气象则更要看画家的修养和意念。高云的山水画整体大气,他以中锋线条造型,笔格遒劲,其山石、树丛以自然为规律,可见轻重、顿挫之变化。尤其是他画中呈

金字塔的山形,颇具象征意味,给我印象深刻,这种“堂堂大山”之峰峦给人以平静和稳定之感,充分表现了画家内心的精神世界,这无疑是高云山水画的一个重要样式,也是其山水画一种个性化的符号。

丰富的阅历和艺术创作的多样性为高云山水画今后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可能。深思妙语、锲而不舍,加上年岁之积,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高云山水画将成为他艺术创作的又一高峰。

2013年9月23日

我画《罗伦赶考》高云

古人云:“求乎其上,得乎其中;求乎其中,得乎其下。”理想与实际一向有段距离。连环画至 今未能与国(画)、版(画)、油(画)齐肩,不能光怪别人,或许与大多数作品只满足於表达情节,没有更高的追求有关吧。因此要紧的不是画种,而是质量。米开朗琪罗说过:“在绘画上究竟是追求高级的领悟,还是满足於低级的领悟,两种抱负之间存在着极为明显的区别,这确实是事关重大。”我想:连环画即使是通俗读物,追求也还是高一点的好。

较之国画,连环画在理论方面几乎是空白。尽管有些具体的近似经验的理论,有时会成为约束人的条条框框,但毕竟没有正确的理论是难以实现自我认识和自我超越的。如果说连环画中的“做戏”和情节是观察力、想象力的体现,那么作品质量的提高,只有依赖理论的指导和思维的开化了。既然中国画的手卷是连环画的前身,那么,用国画的理论来指导连环画的创作,就显得不仅必要,而且自然了。基於此,我在创作《罗伦赶考》时,除了把握住连环画的基本特性——画面的连续性和幅与幅之间的互相制约性外,便尽可能地把它当作国画的白描来画。

一张画,只是表现一个静止的瞬间,实在地说,所表达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之所以有的画会成为经久不衰的珍品,倒不一定是作品的内涵真的如何了不得,而是作者带着情感,真诚地为观者提供了足以勾起联想的条件。仅此而已。

中国画论要求作品能看到无形之形,听到无声之声,恐怕也是这个用意吧。《罗伦赶考》第七幅,藉一弯月亮,空荡无人的石板桥,以及远处沉睡的村镇来造成静,只让主仆两人催马赶路,企图让读者联想到夜深人静,马踏石板的清晰声响,以求无声之声;第八幅,通过主妇腕上缺一镯,侍女掀帘携盆而进,表示已将手镯连水拨掉,至於怎样泼,或者手镯泼到地下为何未发现,则让读者去想象,这算不算在求无形之形呢?诚然,如果对“无声之声”、“无形之形”的理解仅仅限於此,那似乎过分狭隘了。应当说它的容量很广、很深。可能“意境”才是它的主要内容。意境是既藉画面具体景物表现,又超乎视觉画面之外的一种感受。第二幅,以低垂的柳枝、茂盛的花叶、离鞍步行作扑蝶状且兴致很高的秀才,企图造成一种平和、暖暖的春意。

一张画,如果经过摆布可以用照相机摄得,那就没有画的必要。我不是在指责什么,只是想说,绘画不能也不应该有另外一种替代的形式。替代意味着重复,艺术上的重复就是消亡。

和自然固然好,但“平的生活到底是平的,只有靠艺术表现才能使之动人......”自然的东西虽不依赖一鸣惊人的方式,但实际上,视觉艺术是一刻也不能脱离表现形式的。所谓风格、气质、意境、格调等等,无不依赖表现形式来体现。如果说,唯形式而形式有可能使研究走进死胡同,那么,唯恐有“雕琢气”而避形式不谈,只能导致作品的平庸。

连环画是文字与绘画有机结合的产物,因此,其表现形式不仅会不自觉地受到作者本人的气质、修养和近乎顽固的偏爱的制约,还必须自觉地接受所要表现的题材的制约。不同於独幅画的是:在连环画创作上,任何一种脱离内容的形式都是肤浅和虚假的。《罗伦赶考》是一部美的颂歌,而主角又是文人秀才,从内容和主角来看,与我所偏爱的古典风格的写实手法及自身气质都很接近,因此画起来较为顺手。我深深感到,能找到一个对路子的题材,无论从作者角度,还是从作品和出版者角度来看,都是一种幸运。

同题材一样,归根求源表现形式也是出自对生活的提炼。在创作谈论中,几乎每个作者都表述了对生活的认识和感情,而且一再强调要深入、再深入。库尔贝也说“画我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连环画作者怎么办?若遇到古典的题材,又如何深入生活?难道历史也能倒转?我以为藉鉴和想象对一个作者来说同样是很重要的。没有生活的画家难免产生连本人也不激动的向壁虚造;那么,缺乏藉鉴和想象能力的画家,只能从生活中辑要,甚至只能依据照片罗列,即便不为平庸,却也难以称得上优秀了。

《罗伦赶考》是古典题材,创作时,我唯 一的依赖只能是藉鉴与想象。构图上,我力图吸取古典戏剧的简洁,如第三幅的床板架、第六幅的马厩、第八幅的屏风、第十一幅的窗户等等,都如舞台上的布景,把人物圈在中间,以求外轮廓的整体。在表现上,我吸取了戏剧中的“实物写意”法,它无须变形,剧中的一张桌子,既是民家又可是皇宫,提一盏灯就是晚上,持一根鞭就在马上了等等。於是,我在第二幅中用柳、花、草三样求春意;第六幅,以马厩里的一盏灯,说明连夜赶路和喂的是夜草。我还注意到在古典戏剧表演中,一张张脸谱只能充作角色的符号,表情主要靠的是身段及手势,连环画开本小,人物开脸常大不及手指盖,用身段手势来表达情绪,自然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如第二幅,我利用略向前伸的手臂来表现开朗愉快的心情;第五、第六两幅,从伸直下指的手表示质问、责备,到缩短向内的手以示反复耐心解说,表明了一个过程;第十一幅,企图利用男主人同时缩回并用力向外张开的双手,表示内心的惊慌和消息的突然。但是,更多的藉鉴还是来自古画上。我深深喜爱古画中那种淡泊古雅的气息,这种气息与古建筑,线装木版典籍,以及京剧、昆曲等一样,体现着很强的古典美。我所向往的正是这种和谐宁静、超逸绝尘的美。尽管有些不合潮流,但我认定:大喊大叫并不是打动人心的唯 一手段,油腻吃多了,凉拌菜或许更受欢迎。古装连环画能不能把握住这种古典美的气息很重要,需要虚心学习传统,但连环画的通俗性又提醒我,过份的“清高”会脱离群众,雅俗共赏才是切实的目标。因此,在描绘人物的藉鉴中,我没有选择陈老莲,而是请出了任伯年。因为任伯年是以卖画为生的,所以他的画必然要考虑到群众买不买的间题,从他的画的畅销,可见是有其通俗一面的。我在衣纹处理及格调、气息上的追求和把握,都受到他不少的影响。无论对戏或是绘画的藉鉴学习,我都有着一种很强的崇拜感,甚至有点迷信的味道。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就失去了自我。作为现代人,我常常为达不到那种淡泊、超脱、古雅而又神秘的艺术效果而苦恼,也为表现上达不到轻松、灵动、纯熟、完 美而沮丧。然而话转回来,或许这种由自己的偏爱、性格、经历、心理造成的差距,正是自身长处或艺术个性的所在呢,正如周信芳因嗓子倒仓反而创出了麒派,这或许有点阿Q的“精神安慰法”吧。

艺术的生命在於有独特的面目,学习传统正是为这种艺术生命而汲取养分。诚然,学习传统有为传统所缚而死在古人堆里者。但是,亦有认为凭天赋的素质和对生活的熟悉便可踢开传统,自行其是,结果一无所获者。可见,生死成败不在於对传统的学不学、怎样学、而是看你有没有自己——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情感、自己的语言。有了这个自我,汲取就有了选择、依据和目的。否则,即便拒传统于千里之外,有幸免於死在古人堆里,但也未必不会死在现代名家堆里,甚至洋人堆里。有一种“创新”,实则丢掉了“古为今用”一条,或成非洲原始艺术,或成现代派残羹等,却还挂个“国画”招牌。问题不是该学什么、不该学什么,而是像了某家、某派的另一种版本,还可以不可以用上个“创”字。有人说:身为中国人,不学传统,也自会“国”味十足(且不论这说法的对与否)。但我更倾向於有了自我,即便学了传统,也不会作古。是从零开始,还是沿着前辈已达到的高度继续上攀,我赞成后者,只愿遵循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总之,传统并非都是该抛弃的,现代的东西也不都是好的;创立自我固然重要,学习藉鉴也有着现实的价值;引用洋人七里八拐的名字或许可以表明作者的学识,但一提及古人古画,也未必就是保守、没有主张。正如刘海粟先生所指出:“既要有历史的眼光,纵观上下两千年的画论、画迹,又要有囊括中外世界眼光,属健康向上可以汲取的东西,都要拿过来,经过冶炼升华,化作我们民族艺术的血肉。对古人和外国人都要不卑不亢,冷静客观。要厚积薄发,游刃有余,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和必然统一的创新。”

在画古典题材连环画时,不仅要继承藉鉴古典绘画的表现方法,还必须了解古人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人情。记得小时候看到书中描绘的历史人物,信以为真,认定就是那个样子,直到今 天,尽管知道了都是凭空造像,但看到不同的画法与扮相,心中还是感到别扭。人物如此,历史事件亦如此。由此可见连环画对少年儿童的影响是相当的大,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创作,从服装到生活道具都来一番考究,汉代的席地而坐,唐代的居床为凳,宋代桌椅的直线和明代的偏爱弧线,以及清代繁琐的镶嵌等等,都十分具体,来不得半点马虎。

《罗伦赶考》是发生在明代的故事,那是一个远离我们的朝代,但我以为,它并不陌生,千百年来,我们的文化艺术,风俗传统,肤发血缘延续至 今。综观历史,许多事件都是在循环重复,当你踏进博物馆,一件件遗留有先人使用过痕迹的物件,都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近。《罗伦赶考》中的秀才,作为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形象的象征,他的正直、善良以及拾金不昧的精神就更加使我们感到容易理解了。相互理解,才有可能产生真诚的感情,用感情描绘的作品,才有可能打动人心。“如果一部艺术作品只是被看作是一幅遥远时代的图画,那么,它引起的只是对画家的观察力、才华技巧的冷静的钦佩,而不是“爱”。因此,我在描绘秀才罗伦时,尽力地把他当作熟人、朋友来描绘,如第二幅,我从动态上选择了都可理解并有可能碰到的、来到大自然中因兴奋而手舞足蹈。第三幅,又以斜着身子,手臂架在椅背上算账的姿势来表明因反复计算而不耐烦,且在手中置一扇,藉以表现由於不耐烦而引起的燥热,等等。这些是想象,但更是生活的启示。

说起高云,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连环画《罗伦赶考》。《罗伦赶考》结合钉头鼠尾描和铁线描技法,风格十分清新,整套作品画幅之间巧妙的呼应和转接,与之前的连环画大不相同,此套作品在1983年《连环画报》杂志上出版时,引起了国画界的轰动,这套作品在第七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金奖。《罗伦赶考》开了80年代线描之新风气,许多美术高校都采用这套连环画作为线描教材之一。人们对《罗伦赶考》趋之若鹜,之后全国各大美术杂志上陆续出现与《罗伦赶考》风格相似的连环画作品,全国各地的工笔画大赛中也出现了类似风格的线描设色作品,但都不及《罗伦赶考》所达到的艺术高度。就此,高云的《罗伦赶考》后无来者,成为连环画的昙花一现、线描艺术的名世绝响。

画出邮政史上新传奇唐占军

古都金陵,陶凤楼中,雕花木窗,古色古香。高云带着富有感染力的笑容,来了。

2012年8月31日,中国邮政发行了《宋词》特种邮票一套六枚,这是继200《唐诗三百首》邮票发行之后又一套古典诗词邮票,也是一套可以点读发声的多媒体邮票。而这套邮票的设计师就是高云。这已是由他设计创作的第五套邮票了。

高云,1956年生於南京,1982年毕业於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美协副主席......在诸多头衔的包围下,现为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的高云才情万丈、德艺双馨。

乖乖,他一人创作了五套邮票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至 今,高云先后设计创作了五套邮票。除了这套《宋词》,分别为1987年《徐霞客诞辰400周年纪念》、2003年《梁山伯与祝英台》、2007年《京剧生角》特种邮票、2011年《儒林外史》特种邮票。

艺术评论

 风格即人——论高云中国画的品位聂危谷

高云作品具有高雅的艺术品位,但他不是一位曲高和寡的闭门造车者。早在下放农村与广大农民同甘共苦的年代,他通过自学迈进了绘画艺术的大门。而在南艺毕业后,他没有留在学校这样的安乐窝,也没有躲进画院这样的避风港;而是向他自学年代的启蒙老师胡博综看齐,来到江苏美术出版社工作。他看中的是在出版社“眼界比较高,看的东西多,信息灵”,与社会有着密切的联系,於是心甘情愿地经营着将艺术推向广大读者的实际工作。尤其是在担任了江苏美术出版社社长职务之后,虽然牺牲了无数创作时间,但他觉得“干出版也很有意思。确实,它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论去管理、设计,打造一个产品,甚至是品牌来。这些年我也觉得挺愉快”。自从通过公推公选,竞聘省文化厅上岗以来,为担负起全心打造江苏文化品牌,全力推动江苏文化发展这样的历史重任,他又将眼光投向了包括艺术在内、却又远比艺术领域更为广阔的文化空间。与此同时,他像从海绵里挤出水来那样挤时间从事绘画创作。大家眼前的这些精品力作渗透着高云甘苦自知的辛劳,而他愿意将这些辛劳的成果与所有的劳动者分享。

高云以连环画《罗伦赶考》一举获得1984年全国第六届美展金奖之时,他还是位大学毕业不久、不足而立之年的年轻人。获奖前两年,此作已在当时鼎鼎大名的《连环画报》连载。从画报社同行交口赞誉,到赢得国画界如潮好评,再到当年无数读者追捧,而后又成为各大艺术院校白描教学经典教材,《罗伦赶考》至 今仍被视为20世纪中国白描连环画的扛鼎力作,高云初试锋芒就已如此不同响。

如果说《罗伦赶考》凸显出高云白描人物的杰出才华,那么“南高北何”——高云何家英这两位工笔人物画一 流高手合作的结晶——《魂系马嵬》,则将中国历史人物画推向了空前的高峰。精粹的传统白描用笔掺以精准的西方素描造型而如天衣无缝,复以唐代绢画与壁画大异其趣的材质感巧相互补,在充分展现雍容华贵大唐气象的同时,有力地塑造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占据十分之七的画面,呈压倒之势的红衣禁军持刀怒目,在沉默中蓄积着一触即发的威猛;处在画面左角的唐明皇背转身向隅而泣;而沉落於画面右下角身着白衫的杨贵妃,却在生命最后一刻,以那份无尽哀婉的淡定从容,出色地演绎了倾国倾城的绝代美感和高贵气质。“南高北何”此次精诚合作,令人赞叹地以艺术语言的说服力为“红颜误国”的历史误读纠偏,为一位无辜的历史女性正名,堪称中国女性主义的绝代佳作。不久前我有机会在展览中对着《魂系马嵬》原作细细品读,它使我联想到那些唐代最伟大的人物画作品——阎立本《步辇图》、张萱《簪花仕女图》、懿德太子墓室壁画《仪仗图》。就在此作获得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之际,高云还另获两项铜奖与特别奖,成为在同次全国美展中收获奖项最多的赢家。

English Introduction

 Gao Yun, graduated from Nanjing Academy of Art in 1982, majoring in Chinese Painting. State-level artists,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Artists Association, member of the Chinese Painting Arts Committe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Art Museum Committee and vice chairman of Jiangsu Art Association.

 

At present, he is Vice Director of Jiangsu Culture Department, Director of Jiangsu Art Museum, Director of Jiangsu Art Senior Title Evaluation Committee, Standing Committee of Jiangsu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Visiting Professor of Nanjing Art College, Part-time Professor of Nanjing University, and Master of Arts tutor of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His works have won one gold medal, one silver medal, two bronze medals and special prizes in the National Art Exhibition, the best national stamp design award, and the highest prize in the third and fourth national comic book awards. His works have been exhibited abroad for many times, collected and published by institutions and individuals such as the China Art Museum, the National Publishing Project Complete Works of Modern Chinese Art, the Atlas of the History of Chinese Art, and the 21st Century Chinese Art. It is listed as one of the ten Chinese comic books.

 

In addition, it has also won the first Jiangsu Literature and Art Government Award awarded by the Jiangsu Provincial People's Government, the first Jiangsu Provincial Artist Honorary Title of Deyi Shuangxin, and the title of young and middle-aged experts who have made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to Jiangsu Province.

 

Gold Award of Six National Art Exhibitions, Silver Award of Seven National Art Exhibitions, Copper Award of Two, and Special Honour Award, Top Award of Three or Four National Comic Book Awards, Best Stamp Design Award, Excellent Stamp Design Award, First Jiangsu Literature and Art Government Award, First Jiangsu Deyi Shuangxin Artist Award, Jiangsu Provincial Administration The Fuzijin Culture Medal was awarded one of the ten Chinese comic strips and one of the three invited stamp designers in China.

 

He served as the judges of the 10th, 11th and 12th National Art Exhibition. Judge of Army-wide American Exhibition. Judges of the Third and Fourth National Chinese Painting Exhibition. Judges of the 10th and 11th China Art Festivals Exhibition of Excellent Art Works. Judges of the Fifth National Academy of Fine Arts Exhibition, etc.

 

There is no doubt that Gao Yun and his works, Yang Xiangmin, are all in one heart.

 

Introduction: I like to read books in disorder on weekdays, but whenever I read a good book, I don't want to understand it, I just take the interest of my eyes. When I occasionally read Tang Yan Zhenqing's poem "There is no dust in the evening, Gao Yun shares one heart", I can't help but think of Gao Yun's paintings by Gao Yun, which are appreciated and savored repeatedly in my heart. Their interesting ideas are quite appropriate, and I write this article on this topic.

 

I. Gao Feng's morale goes all the way from ancient times to modern times

 

Sages and nobles are important subjects in Gao Yun's paintings. Especially in recent years, he is more and more devoted to such creations. Chinese artists have a long history of painting nobles. In Gu Kaizhi's Picture Praise for Victory and Flow in Wei and Jin Dynasties, seven virtuous people depicting seven virtuous people in bamboo forest are mentioned. In Xie He's Ancient Pictures Record, Dai Kui is recorded as "a virtuous person with good pictures and a model of all kinds of work". Now we can see the earlier real paintings, such as Gao Yi Tu by Tang Sun-bian and Gao Shitu by Wei Xian of the Five Dynasties.

 

Generally speaking, painters believe that mountains and rivers are easy to write and characters are difficult to copy. The latter has a high starting point in "vivid portrayal". However, in the subject of figure painting, it seems more difficult to engage in the creation of Goldman's paintings. The identity of Gaoshi, a specific character, represent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his knowledge, accomplishment, character and so on. He is totally concerned with his heart; moreover, Gaoshi himself is extraordinary and superior to others, which marks the creation of Gaoshi's paintings very high from the bottom line. Many famous lady painters appeared early in history, such as Zhou Fang and Zhang Xuan of the Tang Dynasty, but few of them were called Gaoshi painters. Looking back on the ancient paintings of Gaoshi, they seldom specialize in it, mostly occasionally. Song, Li, Tang, Caiweitu, Yuan, Wang, Meng, Ge, Zhichuan and Ming, Tang, Yin, Gaoshitu belong to this category. Chen Hongshou's paintings in the Ming Dynasty, including Gaoshi Tanjing, Gaoshi in the Woods, Gaoshi Yintu and so on, can be called the masters of Gaoshi's paintings in the history of painting. However, more than 300 years ago, Chen Hongshou failed to reproduce his right.

美术名家推荐
百科统计与合作
  • 1
  • 2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www.meishu.com)专注解决美术家网络推广问题,全力打造美术家专属网络经纪人服务,美术网站内设美术搜索,网络美术展,美术报,美术知识库,美术家百科,美术视频库,资源库,美术论坛,美术高考网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名画库等总共20余个栏目,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合作共赢。

  • 1
  • 2
  • 3
  • 4
Copyright (c) 2013-2019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4081532 微信②:182831093
Copyright (c) 2013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408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