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推: 开通会员 艺查网 美术百科
当前位置:美术网 > 美术百科网-艺术百科 > 画家网 > 书法家网

林散之

 林散之(1898.11.20-1989.12.6),名霖,又名以霖,字散之,号三痴、左耳、江上老人等,生于江苏南京市江浦县(今南京市浦口区),祖籍安徽省和县乌江镇七颗松村庄,诗人、书画家,尤擅草书 。1972年中日书法交流选拔时一举成名,其书法作品《中日友谊诗》被誉为“林散之第一草书”。赵朴初、启功等称之诗、书、画“当代三绝”,与李志敏并称“南林北李” ,被誉为“草圣” ,林散之草书被称之为“林体”。如果说在当代草书实践中,林散之为飘逸之美,那李志敏则为苍茫之美,两者风格迥异、刚柔互补,凸显“南林北李”的双峰对弈。

  • 中文名林散之
  • 别名三痴、左耳、江上老人
  • 性别
  • 国籍中国
  • 民族汉族
  • 出生地南京市浦口区
  • 逝世日期1989年7月
  • 擅长草书,画,诗
  • 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主要成就“草圣”、“诗书画三绝”
  • 代表作品《江上诗存》、《林散之书法选集》、《林散之诗书画选集》等
最新新闻更多
林散之第一草书收藏轶事

中国美术网 09-17 浏览

扬子晚报记者昨日获悉,林散之研究会编,林散之长子林筱之任主编的专著《林散之草书精品赏析》,近日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收录林散之草书杰作40件,集学术性、可读性、观赏性于一体,对鉴别林散之书...
人物生平

 早年求学

清光绪二十四年农历十月七日(1898年11月20日),林散之生于江

浦县乌江桥北江家坂村。于叔伯兄弟排行第五,遂呼乳名“小五子”。自三岁始,喜就案头涂鸦。五岁能对物写生,喜塑泥人。患中耳炎,致左耳微聋,遗疾终身。

林散之六岁入塾读书,自此至十三岁,七年间读完《百家姓》《千字文》、有关孔孟言论的经典及《左传》《古文观止》《诗经》《毛诗》《唐诗》等,又习作文、属对、作诗,习字则从描红入手,继临颜、柳名碑,十二岁已能为邻居写春联。课余又写生,或钩摹《绣像三国演义》《绣像水浒传》中人物,大胆而富有想象力。因其顽皮,童年时闹出不少趣事。

清宣统三年(1911年),父亲林成璋病故。被接到和县城内外婆家从陈姓廪生读书。此后,他发奋求学,先从和县陈姓廪生读书,继去南京从张青甫学画人像。

民国二年(1913年)春,全身患脓疮,自南京返回。为强身健体,开始习武。在家自习诗文书画。

民国三年(1914年),在乌江街,与许朴庵、邵子退相识。9月13日,装订一本诗集手稿,名《古棠三痴生拙稿》(藏马鞍山“林散之艺术馆”)。自号“三痴生”,因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子久)号“大痴”,清代“小四王”王玖(次峰)号“二痴”,故自命为“三痴”,隐隐有继起之志焉。

民国四年(1915年),应聘在和县姐丈家教书,并从张栗庵学诗及文辞,尽读其藏书,书法亦获其指授。

民国五年(1916年),在历阳一寺庙,与许朴庵、邵子退结为金兰之交,时人称誉“乌江松竹梅三友”。为范期仁家写田契并雕刻门前石狮和四块石(砖)刻(龙、凤、狮、虎)砌于二进门的门头上作装饰,酬金甚厚,悉数汇上海有正书局邮购珂罗版精印书画册,视若珍宝,日夜临摹不辍。与赵姓女结婚,一年后赵姓女病故。

民国七年(1918年),为乌江邵馨吾作《狂道人图》,并作《题狂道人赠邵馨吾先生》诗。是年秋,临沈石田的《洞庭秋色》长卷。由于废寝忘食,积劳成疾,只临一半就病了,卧床不起。后经张栗庵及时医治,获救。病愈后,有诗作《戊午秋日,作洞庭秋色长卷未竟,一病几危。濒殆时,犹念念若卷不置,枕上成《绝命诗二首》。

民国八年(1919年),范培开与在全椒做生意的盛秋矩为挚友,经范培开介绍,林散之与盛秋矩女儿盛德粹成婚。妻盛德粹贤淑达理,善治家,使其专心文艺,相伴数十年,感情甚笃。作《和内兄盛峻居春雨读杜诗及咏自鸣钟原韵》(《古棠三痴生拙稿》)。

声名日渐

民国九年(1920年),大家庭分家。分得祖产水田近四亩,宅后山地数亩和原住房十间。又购周围荒岗,辟为果园,并植大量树木,名其居日“散木山房”。是时,其诗书画已颇有名声。

民国十年(1921年),在散木山房用工楷书写“四时读书乐”(藏马鞍山“林散之艺术馆”)。张栗庵取“三痴”之谐音,为其改号“散之”。长女荪若出生。

民国十一年(1922年),诗书画声名在家乡日著,索字画者颇多。为和县曹晋文作《东方朔偷桃图》。与全椒张汝舟相识。

民国十二年(1923年4月),为曾梓亭作《老木水牛图》,塾师庆承铭刻于竹上八月,在上海《神州吉光集》第五期发表书画作品和书画润例及小传。着手编著《山水类编》。

民国十五年(1926年)夏四月,完成《山水类编》28卷,另编《序目》一卷,共29卷,21册,35万字。清稿时,由大姐夫范期仁之女范培贞代抄部分。时年范培贞十七岁,在家从林散之读书,既慧且贤,字体清秀。

民国十六年(1927年),校补《山水类编》。三女芷若出生。

民国十七年(1928年)十一月,在乌江街范家药房用一幅画换得龙尾金星砚璞一方。长子昌午出生。

民国十八年(1929年),经张栗庵介绍,辞去教书工作,赴上海从黄宾虹学画山水,至三十四岁,因家中经济困难,还乡,仍教书。当年秋,家乡水灾,他挺身而出,义务主持圩事,公正廉明,甚受拥戴。二子昌庚出生。

民国十九年(1930年)春,辞退范期锟家教书工作。赴沪赁居黄宾虹住处西门路169号(西成里17号)对面西门路178号西门里(石库门)小亭子间,从师黄宾虹习画。襄助黄师编纂《画史编年表》。

民国二十年(1931年),思乡心切,作山水一幅。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春,家乡因水灾造成饿殍载道、居无定所。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春,历阳唐一斋(林散之姨夫)、夏伯周(1887—1954)到草堂相聚数日,绘画作诗。成立“求声”读书社,与邵子退、许朴庵、章敬夫诸友成立了一个读书社。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林散之遵黄宾虹教导,为师造化,孤身作万里游,得画稿八百余幅,诗近两百首。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春,患背痈,屡月不愈。作《病居示子退二首》诗。暑期请来许朴庵、邵子退,共商结庐缑山之大业。秋,偕至友邵子退、学生林秋泉同游九华山和黄山,得纪游诗十六首,画稿若干幅。撰成《漫游小记》,连载于上海《旅行杂志》。五女杜若出生。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游虞山、扬州等地。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游黄山,得诗十六首,画稿若干幅。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家乡为日寇侵占,林散之举家逃难,数年间,随身携诗稿、碑帖与笔墨纸砚,流浪中仍作诗书画不辍。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至上海,寻黄宾虹不遇。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春,到和县访好友谷沆如不遇,被刁遁庵邀至家中,相聚在小院内,紫藤花下,两人煮茶共饮,谈起日军入侵带来的灾难。冬天,又一次来到和县,住在友人谷沆如家。检沆如所藏戴重《河村集》灯下读之,作长句书其后。书画署名“散之”、“林散之”、“乌江林散之左耳”。印章“散之”。

民国三十年(1941年),二月拎起藤篮,拄着竹杖,到邻县的含山游历。清明,李本一来到乌江“视察”,邀先生谒霸王祠,先生作诗以应。秋,又拄着竹杖,到邻县的无为、庐江游历。暮秋,无为、庐江游历归来后,至和县卜集小夏村朱智熙(1910—1959)(字穆亭,范培贞夫)家,草书自作诗《枭矶孙夫人庙》 [6]  。冬季,游历日军足迹未至的地方和县北部山区。在赴香泉的途中,由乌江经卜陈至卜集河村埠山河高村的华严寺,后由香泉经高皇殿至善厚集,行中,作《怀古思今二首》诗。

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日军入侵后,一段时间内,疏于学业。

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至友谷沆如遭枪杀,不久鲁默生亦遭奸人杀害。为避乱,林荇若、林昌午、林昌庚先后去全椒古河镇江浦中学读书;其心情抑郁,两次患病。觉澄法师在和县观音阁开坛讲经,弘扬佛法,和李秋水前去听讲,于此皈依觉澄法师,为在家居士。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夏,日寇搜捕游击队,无辜将盛夫人和二子林昌庚捕去关押一昼夜,所幸多方人士营救得免于难。安徽第十游击纵队司令柏承君派人来接先生到全椒县的古河镇去“玩玩”。同时,二女林荇若、长子林昌午、次子林昌庚此时正在古河读书,乘机去看看他们。秋,母亲吴氏病故。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秋,游狮子岭、惠济寺。在芜湖柳春园李鸿章长孙李惠龙尘封已久无人居住的书房内得吕留良虫蛀砚一方。书画署名“散之”“林散之”“林散之左耳”“左耳”“散之左耳”。自刻印章“左耳”。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春,安徽省主席李品仙邀至合肥,拟聘为“省府顾问”,先生对这个顾问头衔付之一笑,飘然离开。由合肥归,乘轮船至巢县,过西隐寺,在道行和尚那里住了两天,作诗论画。七月,在合肥得悉黄宾虹讯,惊喜雀跃,修书致以牵念之情。抗战结束,内战开始,作《今诗十九首》记之。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国立安徽大学拟聘为文学、艺术教授,婉言辞谢。

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十一月,得悉黄宾虹至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教,无比欣慰,致书问候。二女林荇若在南京金陵大学读书、长子林昌午在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师从黄宾虹学画,思念之极,作《寄午儿剡县》诗记之。

1949年,在江上草堂。见人民政府干部廉正清明,与民共甘苦,深为感动,谓人曰:“中华振兴有望矣。”

1951年被选为江浦县(今浦口区)人代会常委,作为国家干部在江浦工作、生活了12年。其间于1956年出任江浦县副县长,1958年当选为南京市政协常委,1959年当选为江苏省政协委员。

1962年1月,当选为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第三届委员会副主席。春,作《岷江山水》图。6月6日至21日,政协江苏省第二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南京召开。出席会议期间,结识范烟桥、朱剑芒、程小青、周瘦鹃、余彤甫等诗坛耆宿。

1963年,他正欲退休时,江苏省国画院聘其为专职画师,1月11日,偕夫人迁居南京中央路117号寓所。与画家钱松喦同住一幢两层楼房。从此,专心书画创作,成果日丰。1963年经画院何乐之介绍与高二适相识。春,游宜兴东西二氿湖、善卷洞、祝英台墓等地。暮春,由无锡归来,草书自作诗《归去》。秋,作姑苏十日游,游览了东山洞庭湖、消夏湾、紫金庵、西坞等地。书画署名“散左耳”“林散之左耳”“散之左耳”“林散之”。印章“左耳”“散之”。

晚年生活

1964年1月,作山水《不烦车马上寒山》图。初夏,携林荪若、林昌午姐弟二人去黄山旅游写生。9月20日至27日,出席在南京召开的政协江苏省第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9月20日三届一次会议委员合影留念。会议期间,结识苏州书法家费新我和王生香琴师。秋,经画院何乐之介绍,相识汪己文。书画署名“林散之左耳”“乌江林散之”“林散之”“散耳”“林散耳”。朱文引首印章“曾登太白”“长寿”。

1965年4月,随国画院房虎卿、丁士青俞剑华、费新我赴扬州,在桑愉家得识蔡易庵,作诗记之。5月,随国画院诸公赴徐州写生,列车中与房虎卿、费新我畅谈甚欢,同游云龙山。9月上旬,草书《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楷书《卜算子·咏梅》、隶书《清平乐·会昌》、行书《西江月·井冈山》毛泽东诗词6尺对开4条屏,赠瞻园留念。10月,汪己文转来傅雷求画之意,精心创作了八开册页山水画赠傅雷。11月24日,政协南京市第五届委员会作为“文化艺术界委员”,当选为常务委员。书画署名“林散之”“林散耳”。印章“林散之印”。

1966年1月,费新我画一幅《策杖图》赠之。8月24日,夫人盛德粹因患胃癌辞世。所藏大量图书、碑帖、字画被“红卫兵”查抄焚毁。悲痛过度,双耳失聪。9月,由林荇若接到扬州暂住,开始了七年流浪生活。作《荇庐雨居》诗,表达当时的心境。作《忏悔》长诗表达对夫人的思念之情。冬至,作长诗《忆昔吟》并序,纪念夫人辞世已逾百日。

1967年,退去中央路住房,将衣物、书籍等搬到“总统府”内国画院集体宿舍的一间房子存放。冬,回南京住林学院林昌庚处。

1968年春,林荪若由和县来南京,陪同游中山陵、灵谷寺。暮春,由南京去扬州,作《别思》诗。冬,回到南京住林学院林昌庚处。

1969年元旦前夕,中国第三颗氢弹试验成功;同时,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作长诗纪胜。12月30日,携夫人骨灰凄然回江上草堂,与林昌午同住。

1970年5月3日春节,他在乌江镇浴池洗澡,不慎跌入开水池中,全身严重烫伤,救治4个月始愈,右手五指粘并,幸被抢救了拇指、食指和中指,尚可执笔,因自号“半残老人”。作《江村养疴图》。夏日,书杜甫《秋兴八首》之一。初秋,于江上草堂作《人在画中行》图。秋,投笺邀友,约邵子退、许朴庵游长江大桥。

1971年秋,自乌江至和县荪若处小住月馀。书画署名“半残老人”“散耳”“聋叟”。印章“林散之印”。

1972年5月24日,临《熹平残石》。7月,应汪孝文之请,作《黄山归葬图》。8月,为庆祝中日恢复邦交,《人民中国》日文版杂志拟编发“中国现代书法作品选”特辑。评选中,他的草书条幅《毛主席词·清平乐会昌》得到郭沫若赵朴初启功等权威人士的高度评价,书名初震。秋,再度至和县林荪若处小住月馀,老友张汝舟来和县晤面,相见甚欢,联床笔谈。作《代函十首,赠张汝舟》。冬,原画院亚明魏紫熙宋文治喻继高、音铭等赴和县探视,和县传为美谈。

1973年1月5日,《人民中国》杂志第一期刊出《清平乐·会昌》草书条幅,震动海内外书坛。此后,日本书道界的访华团体来中国,都以能拜会林散之为荣,对其书推崇备至。是年3月,他自江浦重返南京。春,“南京市书法印章展览会”在玄武湖公园展出,作《玄武湖书展兴言》。为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作《书赠日本友人二首》诗。9月28日,自选了一些书法作品,编成《林散之书法选集》,该集“书法自序”刊载于南京师范学院(今为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编的《文教资料简报》。10月1日,江苏省美术馆举办“江苏省国画书法印章展”。草书《咏梅》作品不翼而飞,作《失梅七首》告之。

1974年11月16日,白野抄成《江上诗存》三十六卷,作诗并画谢之。朱文引首印章“曾登太白”“长寿”“七十年代”“大年”。

1975年3月,以村上三岛为团长的日本书法访华代表团来宁在南京艺术学院拜访先生。作《日本书法代表团莅华访问赋此四章以赠》。5月,应荣宝斋之邀,林荪若、林昌庚陪同上北京;以《江上诗存》稿本奉请赵朴初、启功教正,二人极赞誉并为之作书序;结识李真、陈英将军。游长城、故宫、十三陵、北海等名胜,十馀日后回宁。作《北游十八首》诗。7月,启功由韩瀚、田原二人代呈一封信给先生,以求教诲。秋,陈慎之、冯仲华、庄希祖开始用钢板刻印《江上诗存》。初步完成上、中、下三册。冬,田原以白描手法画了一幅《林散之老人作书图》。

1976年6月,至南京林学院林昌庚处。8月中旬,范曾自北京来访,在林学院为林散之画像。10月6日,亚明画《四蟹图》。12月,回百子亭。书画署名“聋叟”“散耳”“林散耳”。印章“林散之印”(白文)“江上老人”(朱文)“半残老人”(朱文)。朱文引首印章“曾登太白”“长寿”“七十年代”“大年”。

1977年3月15日,高二适去世,极为悲痛。书“江南诗人高二适”墓碑。9月24日,题陆俨少画《舒凫人日诗思图》。12月,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先生草书《毛主席词二首》。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文)。朱文引首印章“曾登太白”“古为今用”“大年”“大吉羊”。

1978年2月,当选为全国政协第五届委员会委员,由林昌庚、林丽青陪同赴京参加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5月中旬,赴扬州小住。游览了史公祠和石塔寺,在王冬龄的陪同下到石塔寺古银杏树下写生。6月,慢性气管炎急性发作住工人医院68天,病中得诗23首。7月20日,自撰“诗序”,人编《江上诗存》。8月13日,尹树人、高可可至百子亭看望先生,老人取出《江上诗存》。9月,由南京归江上村。秋,以扬州石塔寺古银杏树和江浦惠济寺古银杏树为背景,创作了一幅《老木逢春图》,并在其左下角题:“聋叟时年八十有一岁”的款。同时创作的有《霜天红叶》,题《庭柯》一首,其跋云:“戊午秋日,八十二叟林散耳作于江上村。”10月15日,游采石矶太白楼,作《太白楼十首》。10月中旬,作《园霖和尚画聋叟像自题》。”11月2日,《江上诗存》全部刻印出来,精工线装一百套,每套分上、中、下和外编四册,共四百本。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文)。朱文引首印章“大年”“大吉羊”。

1979年2月,日本书道家友好访华团来宁拜访。清明,归江上村,在《老木逢春图》上题《苦辛》一首。6月12日,由林丽青陪同赴京参加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车中发病,在京住院十馀日返宁。8月,南京教师进修学院院长李子磐愿以该院名义铅印《江上诗存》1500册,作为内部资料,与有关单位交流。由陈世雄协助校对编辑,又增加了《编之馀》四卷。10月,由百子亭迂回中央路(大庆路)117号旧宅居住。12月,香港《书谱》杂志(双刊)第六期总第三十一期,刊登其书法横披和对联。南京市委责成南京市文联筹建南京书画院,聘请先生为院长,书画院的院址设在玄武湖翠洲一号。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

1980年2月,心肌梗塞,住进鼓楼医院七病区,作《病醒》诗。5月11日,辽宁省沈阳市举办的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展览,草书唐杨凝诗《送客入蜀》参展。南京举办黄宾虹画展,连续看了三次。7月8日,政协南京市第六届委员会林散之为“文化艺术界委员”,当选为常务委员、副主席。8月,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林散之书画展”。11月,当选为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四届委员会委员。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不残老人”(朱)“散之私印”(白)“散之私玺”(朱)。朱文引首印章“长寿”“古为今用”“大年”“大吉羊”。

1981年1月,上海《书法》杂志(月刊)第一期总第十六期专题介绍林散之书法。3月,去朝天宫参观明清画展,兴致极高。

1982年1月16日,参加“南京少年儿童书画工作者协会”成立大会,出任名誉会长。3月,在南京鼓楼公园举办“林散之三代画展”。12月,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林散之书画集》。

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林散之印”(白)“散之私玺”(朱)“生于戊戌”(朱)。朱文引首印章“大年”“大吉羊”。

1983年3月,作品被选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在北京举行的“庆祝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五周年中日书法艺术交流展。”6月1日,由林昌庚、林丽青陪同赴京参加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会议期间与刘海粟、董寿平黎雄才黄苗子等合作《松竹图》,即席题诗一首。7月,腹痛,赴鼓楼医院检查,疑有肿瘤,剖腹后始知为盲肠炎,经此手术,身体大亏。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文)“散之私玺”(朱文)。朱文引首印章“古为今用”、“大吉羊”。

1984年5月16日,“日中书法友好访华团”在莫愁湖郁金堂与林散之晤面。团长青山杉雨以“后学”自居,向林散之题写了“草圣遗法在此翁”。5月17日,“第二届中日联合书法展览”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参加开幕式。11月19日,北京《嘹望》周刊47期发表张欣文章《草圣遗风在此翁——记老书法家林散之》,林散之被誉为“当代草圣”。9月1日,全国第二届书法篆刻展览,在北京开幕,共展出书法作品530幅,篆刻作品85件。11月5日,邵子退逝世,作《哀子退》。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文)“散之私玺”(文)。朱文引首印章“大年”、“大吉羊”。

1985年4月,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作品参加在河南郑州举办的“国际书法展览”。8月,安徽黄山书社出版《林散之诗书画选集》。12月,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林散之书法选集》,赵朴初题签、作诗代序。江浦县决定筹建“林散之书画陈列馆”,县长程从武和张孝炎等人在鼓楼医院与先生商谈建馆事宜。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文)“散之私玺”(朱文)。朱文引首印章“大吉羊”。

1986年4月30日,“黄宾虹研究会”在北京成立,聘请李可染、林散之为名誉会长。安徽歙县修建黄宾虹故居,欣然命笔,撰写楹联。书画署名“林散耳”“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散之私玺”(朱)。朱文引首印章“大年”“大吉羊”。

1987年2月,迁居南京林业大学林昌庚处,直至终年。”以丈二宣整张作行草书条幅《自作诗·看长江大桥工程》,端秀苍劲。为林氏祖先福建妈祖

生天成佛

生天成佛

庙书写“和平女神海峡之岛”八个大字,放大成两米见方,刻于湄州岛的山崖上。4月15日,为参加“十竹斋”举办的《金陵风物诗书画展览》书写了丈二巨幅草书自作诗《颂南京长江大桥》。7月,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乙瑛碑林散之临本》。11月27日,子女和学生们分别为其祝90大寿。书画署名“九十老人林散耳”“林散耳”“散耳”,有时还落款“书于林学院”“书于林学院二村”“书于二村”。印章“江上老人”(白文)“散之私玺”(朱文)。朱文引首印章“长寿”“九十以后作”“大年”“大吉羊”。

1988年1月3日,林散之亲自参加江浦县在县城求雨山举行的“林散之书画捐献仪式”,捐献了自己历年书法作品一百七十件,画四十幅,吕留良虫蛀砚和庄定山砚各一方。同时为建立“林散之书画陈列馆”举行奠基仪式。2月22日,因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阻塞性肺气肿、糖尿病,住鼓楼医院。秋,赵朴初由北京来宁,至林业大学拜访先生。书画署名“九十一叟林散耳”“林散耳”“九十老人散耳”。印章“江上老人”(白)“散之私玺”(朱)“林散之印”(白)。朱文引首印章“九十以后作”“大吉羊”。

生天成佛

1989年7月,病重。8月17日,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展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草书自作诗《画堂》入展。同年又为峨嵋山重修金顶书“金顶”二字,字径约二尺。9月,林荇若、李秋水来看望,勉力画了一张《多少山林事,依稀记不真》小画送他们作留念;次日,又画了一张《草堂梦归》小画送二媳刘城惠留念。10月中旬,书“生天成佛”四个字。12月6日,因痰阻塞气管,抢救无效,溘然逝世,终年92岁。葬采石矶。

艺术成就

 书法

林散之师从中国画大师黄宾虹,黄宾虹反对逼肖古人敬古而不泥古并力求自新,黄宾虹对中国书画艺术传统的这种态度,对其书法风格的形成与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人们对书法传统的认识,大都不是来自于对原初文本的阅读,而是被历史性地遮蔽在权威化的界定中,黄宾虹引导林散之不固执于旧论,直入原初书法文本,并授以用笔用墨之法,这对林散之最终成为中国草书大家有其至关重要的意义。 

林散之是“大器晚成”的典型。也正因为其出大名很晚,数十年寒灯苦学,专心致志,积学厚,涵养富,不仅其书法功底至深,而且,又因其做人之真诚和在诗主义辞及绘画等多方面的成就,滋养了其书之气、韵、意、趣,使之能上达超凡的极高境界。也正因为其书具有超凡脱俗的境界、深邃隽永的意韵,才能使书界中人对之品赏愈久,得益愈多,感受愈深,认识愈深。而认识愈深,也就更增敬仰叹服之情,可以说,他的书法艺术中蕴涵着其人之真、诗之韵、画之意。

风格形成

林散之书法进程为四个阶段。

林散之从小即勤奋习书。从现存其十七岁时自订诗稿《古棠三痴生拙稿》来看,此时不仅其诗已颇具功力与性情,其小字行草书,以《怀仁集王圣教序》为底,已颇具功力与文人气息,所书甚熟练,然点画用笔较文弱。从这本诗集手稿,可概见其“未有师承”时期至其拜师之初已达到的水平。

林散之十六岁写柳公权《玄秘塔》,其结体秀峭,用笔瘦硬,对他后来个性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调。这时,他得到了范培开的指授。 [12]  十八岁后又从张栗庵学诗古文辞,书法亦获其教导。张氏书宗晋唐,于榕遂良、米海岳尤精至。在法度与文人气息上均对他有很大影响;从其二十余岁时画上题字与真书诗稿《四时读书乐》中分明可见。他又于魏碑下过很大功夫,尤其对《张猛龙碑》用功最多,此碑体态较修长、舒展,点画亦较瘦硬,正可与柳体互补,更增奇姿异态。林书风格主要以此二碑立骨。而他“于李北海学之最久”,所取乃是北海书体势宽博中见紧密,秀中藏拙的意态。他说:“余初学书,由唐入魏,由魏入汉,转而入唐、宋、元,降而明、清,皆所摹习。于汉师《礼器》《张迁碑》《孔宙碑》《衡方碑》《乙瑛碑》《曹全碑》;于魏师《张猛龙碑》《贾使君碑》《爨龙颜碑》《爨宝子碑》《嵩高灵庙碑》《张黑女碑》《崔敬邕》;于晋学《阁帖》;于唐学颜平原(即颜真卿)、柳诚悬(即柳公权)、杨少师、李北海,而于北海学之最久,反复习之。以宋之米芾、元之赵孟頫、明之王觉斯、董思白等,皆力学之。”其学书临古之脉络如此。可见林散之思想开明,是以兼融并取的态度广为取法古人的。他无论碑、帖,无论何家何派,各取其所长。对隶、真、行。草诸体,终其一生,苦心钻研。唯于篆书,他末提及。曾见其所书,亦甚有功力,趣味不凡,笔法得自其师黄宾虹。

黄宾虹对笔墨技巧的钻研为现代之冠。林散之论书有“笔从曲处还求直,意入圆时更觉方”句,这一笔法原理来自黄宾虹对他的指教与影响。他自师从黄宾虹后,不仅画入其门,书亦得其法。其书用笔与体势在很长时期内颇近于黄体,曲中求直,圆中求方,无论纵横,均不直过,疾涩相应,强调对折钗股、屋漏痕意理的感悟。即晚年所书字形虽不似黄体,但笔法仍守黄书之神髓,可见其善学。

林散之中年时代的行书基本面目是米芾、董其昌和黄宾虹的合成。后又钻研王铎的行书与草书。关于他学草书的年龄,其自言:“我到六十岁后才学草书,有许多甘苦体会。没有写碑的底子,不会有成就。”他学书数十年,常写碑,旨在锤炼其书法线条的力度、涩度、厚度与拙朴趣味。所谓“六十岁后才学草书”当指其六十岁后才以草书为专攻。现存他三十余岁时的草书作品已颇见功力,四十余岁所作草书已形成其个人风格的基本模型,大抵为黄宾虹笔法与怀素草书体势相渗透。六十岁后,他将主攻目标转向了草书,对书体中难度最高、艺术抒情性最强的草体作最后的冲刺。以攀登书法艺术的最高峰

林散之自言:“六十岁前,我游骋于法度之中。六十岁后稍稍有数,就不拘于法。”观其作品,确如其言。大约此前的作品,虽格调、意韵甚好,但用笔与结字均在高度的理性把握之中,观赏时可以感觉得到。六十岁后所书循法度而能轻松自如,游刃有余,从而有天趣流露,此即其所谓“不拘于法”。大约七十岁后所书,强调个性、追求天趣成为其审美的主导倾向,创作中用笔大为放开,不同状态下作书即有不同的情意介人,故作品一时有一时之气象。八十岁后进入自由之境,作书时已无法度意识,落笔皆随意、随兴为之,出神入化,意趣天成。此时作品,笔墨变化妙不可言,往往不见点画与结字形态之具象,但其虚灵超脱的墨象似无意中受看法度的调控,有无尽的内蕴,令人捉摸不透,玩味不尽。 

自成一体

晚年时期,林散之谋求诸家草法的溶合,尤其是将怀素与王铎两家草法加以变通。

 他对王铎草书有深刻的认识。王铎草书承继二王、怀素,并合以米芾笔法,精熟至极,奇巧至极,真可谓无以复加,走其老路,恐难以再创新境。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加以变长法。其以隶意入草,涵溶于笔墨之间,无一生硬之迹,非深识其书者,难以看破。他以深厚的汉隶功力来改造王铎草法,返熟为生,以拙破巧,从而造就了属于自已的林散之草书--林体。主要有四个特征:一是瘦劲圆涩。主要说的是林散之先生的用笔。笔笔中锋,线条瘦劲,圆中有方,方中见圆,柔中有刚,遒健雄浑,力透纸背,牵丝引带,字字相连,以及生宣纸和长锋羊毫笔的选用所表现出来的审美效果。二是璀灿华滋。主要指林散之草书的墨法。包括墨破水、水破墨后形成枯湿浓淡的墨像,还涵盖宿墨、枯墨等。三是偏正相依。主要讲林散之草书结体布白的变化,这里有两层意思:一层指林散之先生盛年大草的体态有正有偏,偏正相辅。另一层指七十年代作品中有的字是以偏为正,八十年代作品中的字是以正为主。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合在一起就是“偏正相依”。四是飘逸天成。如果对“林体”再作进一步概括,可能就是4个字:瘦劲飘逸。瘦劲主要指线条等方面,飘逸大体指墨色、结体,还包括林散之的人文思想和人品等。

①笔法与墨法互为作用

林散之从王铎书法中悟得涨墨之妙,又从黄宾虹画法中承取焦墨、渴墨与宿墨法,随其兴致所至,施之于书法创作,其八十岁后作品,有时通幅以浓墨焦墨为之,聚墨处黑而亮,神采夺人,枯墨散锋处一枯再枯,墨似尽而笔仍在擦行,只见笔墨化作虚丝,在似有若无间尤显其意韵、精神之超凡。有时又以宿墨为之,时而墨晕中见有浓墨凝聚,乃运笔之实迹,时而变枯、变淡,笔意一翻转,又变润、变浓。他充分利用长锋羊毫蓄水多、下注慢,便于连续书写的特性,笔毫内所蓄水、墨不匀,即可随笔锋翻转、运笔速度的快慢产生浓淡干湿的无穷变化。

由于这种种技巧的作用,使长锋羊毫在笔画的粗细和点画形态的表现上不易产生很大变化的局限性,通过水墨的丰富变化得到了奇妙的补充,笔法与墨法互补相发,是林散之书法对中国书法技法宝库提供的创造性成果。而这一神奇的技巧,成了其书法化境的重要表现手段。

②汉碑(汉隶)与大草的相互结合

林散之基本上走的是帖学的路子,他对北碑的关注程度远远逊色于他对二王一系书法的关注程度,更逊色于同时的其他书家。但正是这种偏好,成就了他的书风。林散之草书以怀素为宗,直至晚年其草书面貌仍时显素师踪迹,与于右任先生相似,林散之更亲近于怀素的小草书。这故与其师黄宾虹“善用笔者,当知如金之重而取其柔,如铁之重而取其秀。” 的教诲有关,但更多与其天性有关。林散之虽曾遍游天下名山大川,但长期生活在“杏花春雨”的江南,听惯了婉转悠扬的江南小调,已使他不由自主地偏于“婉约”一系。他的草书最终不能和王铎、傅山争气势,原因在此。

③作品表现出一种隐忍

林散之的大半生是在寂寞中度过,岁月已将这位当年踌躇满志的有志青年消磨得如一个不大情愿的遁空老僧,七十余岁尚不能名世,只能发出“伏案惊心六十秋,未能名世竟残休” [14]  的嗟叹。但恰恰是数十年寂寞苦读、伏案研习,才使得林散之得以步入人书俱老的化境,才造就了一位大师级的草书书家。

长期寂寞已使他显得疲惫不堪。散老书法,浑然不见棱角,筋骨内含,韧性十足,其压抑的情感也被裹胁于他的笔墨之中。在林散之干笔擦墨中,似乎看到了一个于生(艺术生命)无望的老人孤寂绝望而又于心不甘的苦闷的心灵。笔不停挥,以极端含蓄的风格,营构着自己的艺术园地。

孤独的人生,造就了林散之独特的笔墨。黄宾虹教授林散之笔法墨法,其中许多是画法,而林散之将之用于书法,可谓之破笔破墨,是对传统书法的一种破坏。王铎有涨墨法,开创了一代新风,但笔墨线条尚历历在目,能为多数人所理解,散老则走的要远些。他的书作,往往拖泥带水,模糊凄迷,甚有笔画粘连处,可谓孤行无旅。散老喜用长锋(这种笔更宜于作画),长锋笔吸墨量小,以之作纤细一些的草书尚可联笔直下,若笔画饱满粗壮一些,则笔头便很快干枯,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要重蘸墨汁,而散老则一任自然,以枯笔渴墨继续书写,甚至竭力至以笔根干蹭,出现飞白。此种写法虽笔锋散乱,不合古法,但点画极富质感,如枯藤虬结,老柯横陈,非常耐看。画家极讲究墨色,因为国画以用墨为主,故以墨色变化求层次。书法相对更讲究用笔,对墨色不大要求,甚至忌讳墨色杂乱。而散老则大胆的将画法移植于书法当中,用墨浓淡相间,将浓随枯,增强了书作的节奏感,也取得了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散老的书作,表面虽趋于纤弱,但骨力内含,如乱柴相叠,极具画意,可以说,林散之是本世纪画家中,最出色的草书书家,换句话说,他的书法既有书家书法的严谨,又有画家书法的潇洒,林散之是刻苦修行的苦行僧,又是倜倘风流的大才子。

④融金石之质重与草书之奔放与一炉

林散之是一位很出世的书家。他一度出任副县长之职,但不久便调入他更习惯的江苏书画院。他更关心的是诗词书画,而不是世事变迁;更关心的是与古代书画家争短长,而不是与今人论是非;他与世无争,心不旁鹜,迥出尘表,活脱脱一个现代隐士。这种长期的“隐居”生活,几乎使散老的性格“雌化”,而实际上他并不甘心于艺术上的寂寞,但现实又使他不得不如此,最终,他只能是无可奈何。这样,我们看到林散之的书作,后期甚至他前期的一些作品,都显示出一种林黛玉似的病态美:阴柔有余,阳刚不足,一颦一笑间,生发几许妩媚,几许忧愁,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态势跃然纸上。有人将散老纤弱的线条归结为他的长锋笔,显然只是看到了表象。林散之的人生理想只是要作一个艺术家,没有兼济天下的雄心壮志,因而他的胸怀不会如于右任那样博大,气势也自然没有于那样宏阔,或者说,林散之的书法气韵很好,而殊乏气势,有时候也能写出令人砰然心动的书作,这类作品用笔厚重,点画圆浑,能融金石之质重与草书之奔放于一炉,有风雨苍茫之感。

书法性情

1972年底,《人民中国》杂志选拔现代中国书法精品向日本介绍,林的草书作品《毛主席词·清平乐会昌》得到郭沫若、赵朴初、启功诸位权威人物的高度赞誉,名列榜首,代表现代中国书法的最高水平,其历史意义十分重大。那一幅作品确可以称之为林散之书法衰年变法前期的代表作。其在有意无意间,既循法又破法,随意自如,时出天趣,又恰到好处,令人赞叹不已。

但林散之并末以所获殊荣为满足,他对越来越多的赞扬声和越来越高的社会地位淡然处之,默不作声地、我行我素地向自己认定的更高境界不懈追求,使其书法在八十岁前后全面进入化境。他在七十人岁时曾有感赋诗一首:“不随世俗任孤行,自喜年来笔墨真。写到灵魂最深处,不知有我更无人。”可见其对性灵境界的追求毫不含糊,他视书法为性情中物,自喜能“写到灵魂最深处”,纯乎真性灵的显现,这是一种“天籁”之境。

他八十三岁时所作论书诗云:“自攫神奇人画图,居心末肯作凡夫。希贤希圣希今方,无我无人无主权。一种虚灵求不昧,几番妙相悟真如。浑然天趣留多少,草绿山中认苾刍。”这亦是进入化境后才能深刻体验到并道得出的心声。他将此诗写作丈二整宣横幅,气势撼人心魄。通幅真气弥满,既雄厚又狂放,用笔亦圆亦方,斩钉截铁,又柔韧有节,变化莫测。其涨墨、浓墨处厚重而不滞,枯笔散锋渴墨处有如烟云腾绕,字形笔画散漫而神意在,内力更强。长锋羊毫在其手中经数十年的运使、研究,创出一套独特的笔法,笔锋的正侧翻转,无不如志,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  

诗歌

林散之少年时即显出诗才不凡。1914年十七岁时自订诗集《方棠三痴生拙稿》,内书目作诗词一百一十六首,以行书或楷书书写,大部分作了修改。其诗文老师评曰:“词旨清婉,用典浑切,凤呜高冈,自非凡响。”其平生,无时无地不在推敲诗作,如病卧时、睡梦中、吃饭时、走路时常不能自控地兴起作诗。甚至在坐马桶时也常沉思,忽觅得佳句急起身提裤去桌上取纸笔记下,以免遗忘,一时传为笑谈。他在诗词上耗费的心血最多,体会最深,自我评价也最高。他在八十多岁时曾颇为动情他说过:“现在社会上风云变动不定,一切不与人争,只与古人争一地位。这是个目的。诗、书、画,我的诗为第一位。功夫深,用了六七十年心血。尤其‘四人帮’时,家籍被抢烧一空,唯诗稿常在身边,晚上枕头,不让遗失,保存下来,真是苦难重重。自下已蒙各方面努力,存印下来,可以留给后人看看。”这一番话有两个要点:一是林散之治艺,志在与古人争一地位。他一生奋斗,标尺放在这一高度;二是他自评诗、书、画,以诗为第一。从其所叙保护诗稿的经过,可见其倾注感情之深。 赵朴初题赞中则有“老辣文章见霸才”句,评价极高。

林诗颇近于唐人白居易、宋人杨万里的情调,朴实无华、清淡中见真情。这种意境正与其个性气质相表里。其抒情写意的诗词往往见题于画作上,与画境相辅相成,并臻其妙。或见之于书法作品中,其诗词的意韵成为其书法笔墨、风格的深层内蕴,故其书法艺术的形式美中充溢着浓厚的诗的韵味,此非常人所能及。

绘画

林散之十三岁学画人像,并学工笔人物画,后又自学山水画。二十余岁时,其书法工楷书、隶书、行书,工笔人物画师陈者莲、黄慎,山水画宗王烟客、石谷,在皖东已小有名气。三十二岁时,经其方诗文辞老师张栗庵推介去上海投师黄宾虹,为其艺术生涯中重大转折。黄为诗、书、画、印“四合一”的艺术大师,其山水画尤为海内外所敬服。林从学两年,书画笔墨之道深得教益,眼界大为开阔,见识大为增长。又获读黄师大量藏书,并聆听教诲,学问大进。这两年的收获,对其一生艺术的攀高,具有深远的影响。

解放后,林在中国画上尝试表现现实生活,1955年创作了长卷《江浦春修图》,直接取材于宏大的修圩筑堤工程,饱含着他的切身体验和深挚情感。这幅长卷成为解放后国画界最早反映现实生活的佳作之一。

1963年,林散之应聘为江苏省国画院画师之后,曾与画院同赴苏南、苏北写生。三年间,作画甚勤。1966年“文革”浩劫开始后,所藏大量书籍、字画、碑帖被查抄焚毁,生活动荡不定。1970年全身严重烫伤,险些丧命。此后,他作书较多。而作画,未再外出写生,多追忆往昔写生印象,尤以画黄山烟云景色为多。其用笔与作书同,曲中求直,方圆相兼。水墨则竭尽干湿浓淡的交互变化,表现烟云气象的丰富意趣,从而造就其高出时人的水墨技巧,与其师黄宾虹不同。黄之墨法有苍浑之气,林之墨法则更多灵润之意。他在这一方面深切而独到的体验,施之于草书,为草书开一新境界。而其在写意山水画的意境追求上,景物造型上及布白的奇正、虚实、墨白的处理手法上所获得的深切体会,渗透其书法的字法、章法,又使其书具有了独特的个性趣味。

作品影响

 林散之是诗、书、画三绝的艺坛大家。其书震撼中外后不几年,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书法艺术的发展很快出现了全面兴盛的局面。林散之的书法,从其审美观到形式技巧都对国内外书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江苏及南京地区的中青年受益尤多。

林散之草书以王羲之为宗,以释怀素为体,以王觉斯为友,以董其昌、祝允明为宾。林散之将绘画中的墨法运用于书法,开创了草书艺术的新天地。“瘦劲飘逸”的“林体”反映了近300年来中国草书艺术的最高成就,捍卫了中国书法在国际上的中心地位。

人物轶事

 座右铭

林散之治学有一往无前的钻劲。

他十七岁即以范仲淹名言“不及,非人也”为座右铭,并取号“三痴生”。

外出采风

林散之牢记黄宾虹“师古人,更要师造化”的教导,通过几年节衣缩食,积累了一些旅费,便于1934年三十七岁时决然打点行装,告别老母妻儿,孤身出游。费时八个月,历经苏、皖、鲁、晋、豫、陕、川、鄂九省,游嵩山、华山、终南山、太白山、峨嵋山、庐山、混江、三峡等名山大川,行程一万六千余里,历尽艰难险阻,得画稿八百余幅,诗近二百首,并观摩沿途历代刻石书法,胸襟与眼界大开。此举亦少有人实行,可见他追求理想的执着与坚毅。后又两游黄山,在名山大川中体验方法,寻觅新意,尤对山川景色风云气象变化之灵韵深得感情。

谦虚郭沫若

郭沫若来南京,有请赐墨宝,郭沫若答曰:“有林散之在南京,我岂敢在南京写字。”

与佛缘

林散之一生广结墨缘,与各界人士均有交往。除了早年结交的“松竹梅三友”许朴庵、邵子退二老外,还有对佛学有着较深研究的全椒张汝舟,以及佛教界、文艺界人士。佛教界如赵朴初、邓西亭居士和圆霖、圆彻法师。从交往的诗文中,可以反映出佛学思想,在林散之心灵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人物评价

 评论家路东(《谈林散之与中国草书传统》):我们谈林散之与草书传统,即是在谈林散之在书法传统中的沉潜与出离,谈一个书法家的艺术生命是如何从传统中创造性绽出的。草书是中国书法艺术风光迷离的高地,自王觉斯以来,以重碑称世的清代书家在草书领域不见建树,其间,不乏对草书艺术心向往之者,但都未入草书之精微,至林散之,这条中断的草书之道才真正得以延续,林散之的草书,浑厚生动,水墨淋漓,笔意充沛,线条的书写运动极富变化,艺术形式别开生面,且意境高远,与书法史上的草书大家相比,可谓独树书林而不可替代。林散之的书法,已成为中国书法传统的一部分。  

林散之草书收藏家、林散之草书鉴赏家王罡:林散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作品以刚为主,以柔为辅。坚挺瘦劲,开合有致。七十年代的作品是刚柔相济,动静相宜,以倚为正,字字相连。八十年代的作品,以柔为主,以刚为辅。亦行亦草,墨色淋漓。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诗赞之:万里行程万卷书,精思博学复奚如?蚕丝蜂蜜诚良喻,岁月功深化境初。

文学家、书法大师郭沫若:林散之的书法,代表中国。 

日本著名大书法家、现代碑学派巨擘青山杉雨:草圣遗法在此翁。 

中国书协主席沈鹏:林散之没有掺入其他因素,进入了书法的最高殿堂。

国画大家亚明:林散之是属于世界的。由于林散之的存在,从而使中国保住了传统书法在国际上的中心地位。

中国美术评论家马鸿增:草书发展史上堪称里程碑式的大书法家当推东汉张芝、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明代王铎、当代林散之。

翻译家、文艺评论家傅雷:林老大作笔苍墨润,深得宋元神韵,在宾翁高足中实为仅见。

书法家启功:老人之诗,胸罗子史,眼寓山川,是曾读万卷书,而行万里路者,发于笔下,浩浩然,随意所之。无雕章琢句之心,有得心应手之乐。

原国家主席江泽民: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后世纪念

 墓地

林散之先生墓园占地500平方米,林散之先生逝世后初葬于采石镇的小九华山采石矶,1996年底将林散之墓迁入林散之艺术馆。原因一,林散之先生终身钦慕李白的人品和才艺。1982年清明节,林散之曾为已逝的盛夫人题写过一篇墓记:“翠螺山色阳晴变,扬女潮声近近连;身后一抔平静土,共君永此傍青莲。”(翠螺山即采石矶,李白为青莲居士)。把墓地选正在太白楼之侧,取诗仙为邻,诗书两绝,成万世佳话;原因二,林散之本籍为安徽和县乌江,出生于南京江浦乌江(此乌江即项羽自刎处,两个乌江虽分隔两省,其实只相距13公里),取采石矶隔长江相望。林散之生前曾十数次登临采石矶,寻访前人遗址,面临滚滚长江,遥望家乡,写生做画,抒情赋诗,情无所系。

南京林散之纪念馆

林散之纪念馆1988年元月3日奠基,1992年12月6日一期工程完竣,1996年8月续建二期工程,1997年11月20日竣工开馆,占地面积20亩,建筑面积2100㎡,展览面积480㎡,展线长157米,馆内建筑群呈明清园林风格,高低参差,错落有致,馆内主要建设有主展楼——散木山房、碑廊、求雨山书画院等。馆藏林散之先生书画作品500余件,其中一级文物1件、二级文物7件。

马鞍山林散之艺术馆

林散之艺术馆坐落在安徽省马鞍山市采石风景名胜区万竹坞,与著名的太白楼相邻。经安徽省委、省人民政府申报,复经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批准,于1990年12月15日动工兴建,1991年10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馆舍及先生墓园由东南大学设计,启功书写了馆名。艺术馆分为主展厅、副展厅、书画学术厅和先生墓园四个部分。总占地面积3800平方米,其中主展厅占地325平方米,名“江上草堂”,主要陈列着林散之先生自20年代到80年代末各个时期的诗书画艺精品一百多幅,展现了林散之先生所走过的艺术道路和其书画艺术风格形成的过程;副展厅占地135平方米,主要展示着林散之生前所用的文房用品及国内外名家给予的高度评价;学术厅占地126平方米,主要是用于诗、书、画艺术交流和研究。

Introduction in English

 On October 7, 1898, the 24th year of Guangxu in Qing Dynasty, Lin San was born in the Yangtze River.

 

Puxian Wujiang Bridge Beijiang Jiabancun. Yu uncle brothers ranked fifth, then called the nickname "Little Five". Since the age of three, I like desk graffiti. Five years old can sketch things, like clay figurines. He suffers from otitis media, causes slight deafness in the left ear and remains a disease for life.

 

Lin Sanzhi entered the school at the age of six. From then on, he was thirteen years old. In seven years, he had read Baijia surname, Qianziwen, classics about Confucius and Mencius'speech, Zuo Zhuan, Guwenguanzhi, Shijing, Mao Shi, Tang Shi, and so on. He also practiced composition, affiliation and poetry. He began writing poems by describing red characters, followed by Linyan and Liu Mingbei. He was twelve years old. Write Spring Festival couplets for your neighbors. After school, they also sketch, or copy the characters in the Romance of Embroidery as Three Kingdoms and Embroidery as Water Margin. They are bold and imaginative. Because of its naughtiness, many interesting things happened in childhood.

 

In 1911, his father Lin Chengzhang died of illness. He was received from his mother-in-law's hom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ounty town to study from Linsheng, Chen's surname. After that, he worked hard to study, first from Lin Sheng, Chen surname of Hexian County, and then to Nanjing to learn portraits from Zhang Qingfu.

 

In the spring of 1913, the whole body suffered from abscess and returned from Nanjing. In order to keep fit, we began to practise martial arts. Learn poetry,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by yourself at home.

 

Three years (1914)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in Wujiang Street, with Xu Pu'an, Shao Zi retired acquaintance. On September 13, a manuscript of a collection of poems was bound. It was named "Gutang Sanzhi Sheng Zhi Manuscript" (Lin Sanzhi Art Museum in Ma'anshan, Tibet). Since the name of "three idiots" is Huang Gongwang, a great painter of the Yuan Dynasty, and Wang Jiu, a minor four kings of the Qing Dynasty, the name of "two idiots", they pretend to be "three idiots" and have hidden aspirations to succeed.

 

During the four yea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5), he was employed to teach at his sister-in-law's home in Hexian County. He studied poems and dictionaries from Zhang Li'an and read his collection of books. Calligraphy was also instructed by him.

 

In the five yea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6), in a temple in Liyang, Xu Puan'an and Shao Zi retired to be friends with Jinlan, and they were known as "three friends of Song, Zhumei and Wujiang". Writing Tianqi for Fan Shiren's family and carving stone lions and four stone (brick) carvings (dragon, phoenix, lion, tiger) on the door of the second entrance door for decoration, the reward is very high. All the collections are sent to Shanghai Zhengshu Bureau for mail-order Cologne print books and paintings, which are treasured and copied day and night. Married to a woman surnamed Zhao, who died one year later.

 

In the sev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8), Shao Xinwu of Wujiang wrote "Madman Map" and wrote "Madman Gives Mr. Shao Xinwu" poem. It was in the autumn of the year, the long volume of Dongting Autumn in Linshen Shitian. As a result of neglect of sleep and food, overwork became a disease, only half of them fell ill and were bedridden. Later, Zhang Li'an was treated in time and rescued. After recovering from illness, there is a poem "Autumn of the 18th afternoon, the autumn color of Dongting is still unfinished, a dangerous illness". On the verge of death, I still miss two poems of desperate life on my pillow if I can't hold them.

 

In the eigh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9), Fan Pei-kai and Sheng De-chi, the daughter of Sheng De-chi, who did business with Quanjiao, were close friends. After Fan Pei-kai's introduction, Lin Sanzhi married Sheng De-chi. Wife Sheng De-zi, virtuous and reasonable, good governance, so that it concentrates on literature and art, accompanied by decades, very sincere feelings. He wrote "Reading Du's poems and chanting the original rhyme of the self-chiming bell with his brother Sheng Jun Ju Chunyu" ("Three Kinds of Crabapples, My Humble Draft").

 

Fame increasingly

 

During the nine yea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0), the extended family separated. It was divided into four mu of ancestral paddy field, several mu of hilly land behind the house and ten original houses. It also purchased surrounding barren hills, turned into orchards, and planted a large number of trees, known as its "scattered wood mountain house" in Japan. At that time, his poems,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s were already well-known.

 

In the ten yea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1), he wrote "Four-hour Reading Music" in Sanmu Mountain House (Lin Sanzhi Art Museum in Anshan, Tibet). Zhang Li'an took the homonym of "three idiots" and renamed it "Sanzhi". Sun Ruo, the eldest daughter, was born.

 

In the elev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2), poetry,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were well-known in their hometown, and there were many people who asked for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He County Cao Jin Wen wrote "Eastern Shuo stealing peach map". Meet Zhang Ruzhou with full pepper.

 

In the twelf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pril 1923), Zeng Ziting wrote "Old Wood Buffalo Picture". Chu Shiqing Cheng was inscribed in August in Zhushang. He published his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y in the fifth issue of "Jiguang Collection of Shenzhou" in Shanghai. Start to compile "Landscape Category Edition".

 

In the summer and April of the fifte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6), 28 volumes of Landscape Classification were completed, and another volume of Preface was compiled, totaling 29 volumes, 21 volumes and 350,000 words. When the manuscript was finished, Fan Peizhen, the daughter of Fan Shiren, the elder brother-in-law, copied part of it. When Fan Peizhen was seventeen years old, he studied at home from Lin Sanzhi. He was both wise and virtuous, with beautiful fonts.

 

In the sixte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7), he revised the Landscape Category Edition. Three daughters were born.

 

In November of the sevente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8), a painting was exchanged for the Longwei Venus Inkstone in Fanjia Pharmacy, Wujiang Street. The eldest son was born in Changwu.

 

In the eighte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9), Zhang Li'an introduced him to quit teaching and went to Shanghai to paint landscapes from Huang Binhong School until he was thirty-four years old. In the autumn of that year, when his hometown was flooded, he stepped forward and was obliged to preside over the affairs. He was fair and honest, and was very popular. Erzi Changgeng was born.

 

In the spring of the nineteenth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30), Fan Qiongjia was dismissed as a teacher. I went to Shanghai to rent Huang Binhong's residence at the small pavilion of 178 Ximenli (Shikumen) opposite Ximen Road, 169 Ximen Road (No. 17 Xichengli), and studied painting from Shi Huang Binhong. Xiangzhi Huang compiled the Chronicle of Painting History.

 

In the 20 years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31), he was homesick and made a picture of mountains and rivers.

 

In the spring of the twenty-first yea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32), floods caused starvation in my hometown and left no place to live.

艺术官网信息声明

1、本站美术网信息均来自于美术家自己或其朋友、网络等方式,本站无法确定每条信息或事件的真伪,仅做浏览者参考。

2、只要用户使用本站则意味着该用户以同意《本站注册及使用协议》,否则请勿使用本站任何服务。

3、信息删除不收任何费用,VIP会员修改信息终身免费(VIP会员点此了解)

4、未经本站书面同意,请勿转载本站信息,谢谢配合!

信息统计与维护
    浏览次数:22799次
    最近更新:2024-07-15 17:35:06
    百科修改:提交内容
    百科认领:VIP服务
陈了了
李小可
马海方
孙温
王元友
侯一民
徐悲鸿
廖静文
齐白石
吴冠中
历史上唐朝时的社会到底有多开放?
人民日报刊文:性教育不是洪水猛兽 应坦然面对
为了画“春宫图”,刘海粟敢跟孙传芳打擂台
这样浪漫的吻只需一次,人间爱情油画
画春宫图的高手,唐伯虎一生足够传奇!
一代帝王-宋太宗让画师现场画秘戏图
如何学术性地欣赏春宫画?
揭秘唐伯虎为什么画这么多“春宫图”?
你以为浮世绘里只有秘戏图?
因“春宫图”一炮而红,朱新建画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