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神画-张兰鹏

书画 浏览 周仲公 关注公众号

对于门神的关注,源于对大门的关注;
对大门的关注,源于对古民居的关注;
对古民居的关注,源于对中国农耕文明和农耕文化的关注;
对中国农耕文明和农耕文化的关注,源于对老圃先生的关注;
于是,我们有理由来说一说门神。
 
在苍茫的大海之中有一座度朔之山,山上有一颗大桃树,枝干蜿蜒盘伸三千里,桃枝的东北有一个万鬼出入的鬼门,门有上两个神人,一个叫神荼,一个叫郁垒,他们把守鬼门,专门监视那些害人的鬼,一旦发现便用芦苇做的绳索把鬼捆起来,扔到山下喂老虎。于是黄帝向他们敬之以礼,岁时祀奉,在门上画神荼、郁垒和老虎的像,并挂上芦苇绳,若有凶鬼出现二神即抓之喂虎。
这便是门神的最早说古了,出《山海经》。
门神,守门之神,更是心门之神,收良好,顺平安。上古总是以神支配着万物,真是混沌时的美好不过了!也就有着了家家门前都挂着的一块桃木神符。
汉时佛教广播,佛典认为金刚和力士方能驱鬼,是以人们往往在岁尾击鼓驱疠,除鬼除疫。是时,始有大门画了金刚像做守护之神。后汉时期,道教兴起,盛行用符咒驱鬼治病。上写诸神之名字的桃木(也有的把桃木雕刻成神的形象)称桃符,也叫符咒。“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此之谓也。
  至唐,钟馗成了门神。关乎钟馗传说不一:一说唐明皇梦见一绿袍大士,赤一足,眇一目,系金囊,腰插一笏,蓬发无鬓,左手提一鬼,右手以三指刳鬼目将之食。唐明皇问谁?答曰:“先朝进士钟馗是也,为皇上捉鬼除病。”唐明皇醒来,病痊愈,即命百代画圣吴道子依梦中所见形象画出,贴于宫门之上。后民间纷纷效仿。从此,钟馗成捉鬼名将。一说古代官宦大臣晋见皇上时,须手持大圭。“圭”者一上尖圆下方平之玉器,其上部,古时称之为“终葵”,以为此物能役神驱鬼,避邪。后“钟馗”就从“终葵”谐音。
 
宋以后,说唱文学兴起,不少历史人物在民间广泛传诵,其中几位被尊为门神,最有名当是秦叔宝和尉迟恭。后进一步发展,各地民间都有自己的门神。河南郑州、南阳一带以赵云、马超和赵公明、燃灯道人为门神;陕西汉中、河南西部一带,以孙膑、庞涓以及黄三太、杨香武为门神;福建、台湾一带以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云长为门神;河北石家庄一带以薛仁贵、盖苏文和马超、马岱为门神等。世界各地华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大多尊关云长为门神;日本、朝鲜、韩国等多尊薛仁贵为门神;美国和南美的一些华侨则大多沿袭汉唐遗风,仍以秦叔宝和尉迟恭为门神。
  社会发展至今,人们对鬼神敬畏心理渐趋淡化,而更注重装饰性和美化作用,任意创造了一些门神,形象亦由怒目圆睁变为和蔼可亲。甚或用蝙蝠、梅花鹿、松树、仙鹤等以象征增福、增禄、增寿;或者喜欢以谐音之意来表达,如画蝙蝠代表福气,画瓶子代表平安;或者干脆喜欢什么贴什么,如希添丁,贴胖娃娃,商贾者,贴财神爷,期盼吉祥,贴个一团和气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千百年时代变迁和文化沿革,门神慢慢演变成为不同民族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下灿烂的艺术奇葩。
当代艺术家群体中,特别以绘画形式研究并且创作门和门神题材作品者并不多见。囿于老圃先生倡导的农耕文明探索,关于古民居和古民居文化现象的研究,北禅画家张兰鹏正以他独特的视角审视并执着的用平实的艺术语言阐述着一个充满了激情的遥远而又亲切的精神家园,门和门神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
民居是一部史诗。述说人间烟火的世态炎凉;载录几千年来的自然人文演进。
对民居的认识不单纯为建筑本身,还应延伸到其所在的地域和所处的历史背景。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风土习俗、地理气候、宗教信仰、时代审美及个人喜好等,进而整理创造出有价值的精神产物。
甚至可以说:中国古典建筑是门的艺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将许许多多事物薰陶得纹彩绚烂,折射着自己的精深。有关门的文化也是如此。
  任何课题的研究,都应该重视那些消失的,记录那些存在的,挖掘那些被忽略的,讲述那些我们珍视的。通过民居创造审美意义上的精神家园。高墙,花窗,屋檐,曼妙的神兽,沧桑的瓦当,长对联,宽门神,蓝色的小瓦,红色的灯笼-------
也就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兰鹏以及他的课题团队用笔墨描着绘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的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古民居建筑和古民居的这些林林总总的建筑构成。这种细微而执着的探索,无时无刻都在丰富着中国大地农耕文化的延续和传承。
 
谈到绘画风格和艺术追求,老圃先生说:不能不说,这许多艺术家终生苦苦追求自我艺术风格的形成,但他们不知道,艺术风格的形成不是刻意追求的,因为自己原本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只是我们从来不观法自己,不认识自己,认假为真,学习了历代大师们的经典,以为就找到了自己,摹仿了同辈们的佳作,就认为找到了自己,抄袭了自然中的物象,就以为找到了自己,事实上都进入了误区,佛家有“指月之指”的典故,意思是通过手指的方向,看到月亮,而不是把看到的手指当做月亮,手指是手指,月亮是月亮,一切学习和研究的手段和办法都是方便法门,但一切法都需要直指人心,远离尘嚣,息下狂心,回到当下,保持一颗平常心,清净无染,自然而然,艺术风格便象水中的月亮显现出来。其实人格既风格,接下来便是学习处世,懂得做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以善小而不为,亦不以恶小而为之,在生活的磨砺中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努力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从根本上认识一切成功都是源于福报和智慧的积累 。
可以想见,老圃先生的手指,也会令每一个北禅的艺术家可以轻易的看心中闪现的光辉四射的月亮。
门一旦打开,前行之路将会越来越宽,也会越来来越远。
无论是黄土高原的原始窑洞,还是八闽庄严厚实的环形土楼;无论是皖南典型的马头墙式的徽居,还是神秘独特的湘西的吊脚楼;无论是山西的晋商大院落,还是贵州凝重朴实的石板房等等,连绵不断的建筑和不可或缺的建筑特有的元素大门和门神都注定无处不在。
一个人一双眼,世界如此的博大却又如此的不同。
在路上,在心中,在我们的精神世界,写实求真,将是我们的不二法门。 (周仲公)
                                                               

 

注:本站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或投稿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网(www.meishu.com)的立场及价值观取向,请浏览者自行判断取舍,若有观点错误或侵权等信息请联系管理员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视频 更多
美术家推荐
名画库-艺术品推荐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www.meishu.com)专注解决美术家网络推广问题,全力打造美术家专属网络经纪人服务,美术网站内设美术搜索,网络美术展,美术报,美术知识库,名家档案,美术视频库,资源库,美术论坛,美术高考网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名画库等总共20余个栏目,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合作共赢。

Copyright (c) 2013-2019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408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