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祥:我要打破那种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思维

国内 浏览 美术网008 关注公众号

 王华祥,1962年生于贵州省清镇市鸭池乡代家沟。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主要从事素描、版画与油画创作的研究和教学工作。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版画系系主任、第三工作室主任,兼任西安美术学院、江苏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全军高研班总教头、中国版画院副院长、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终身专家。曾获“全国第七届美术作品展金奖”、“入选全国十大美术馆精品”、“巨匠——中国当代艺术的十个案例”等多个具有影响力的奖项。

                                                     

                                                     

著名艺术家王华祥将于9月11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三条命”个展,针对这次展览的相关情况,《大韵堂艺术》杂志编辑对王华祥先生进行了专访。

Q:您的表现对象是有生活原型的吗?

A:这个没有,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我选择了一个最夸张的表情来展示这种形象,像这样一种很大的事件,一般的形象是难以传达的,即使是原型也表现不出来;在生活当中的有些灾难,普通人的表现可能没有演员展现的那么令人震撼,因为演员可以通过表情将那种隐性的情感展现出来,绘画也是一样的。

Q:您想通过作品传达给观众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A:艺术家更多的是一种借题发挥,是对现实的关注与记录,我作为一个画家,就是运用自己独特的绘画手法来呈现这样的事件。

Q:我看过一些您写的文章都很犀利,您觉得文字的这种表现方法与绘画有什么不同?

A:两者是有共性的,比如在表达的对象和内容上可能是同一个对象,但两者切入的角度和呈现出来的结果是全然不同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在文字上能够表达的东西,绘画是要回避的。虽然绘画运用的形象手法,但它很难像文字那样在时间层面进行具体的描述。而绘画可以表现形象背后的情感影响,尤其是那种不可名状的情感,用绘画形象表现出来的话,会更有力量。

Q:您在选对象的时候,是依靠灵感自由选择,还是有目的地围绕一定的主题来选择?

A:这个要根据情况而定,有些作品是根据主题先行的;比如我在九月的个展,我是用丢掉的物品来作为一种媒介,像花盆、皮箱、淘汰的家具以及石膏像等;我是从观念出发来设定这样一种主题,然后根据这个主题让偶然的因素参与进来,或者把过去储备的东西搞出来,把希望的东西加进去;另外,在大的观念主题设定的前提下,有些东西不是提前设定的,是偶然发生的;但在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并不是都值得用绘画来表现的,你的个性与情感倾向会让你对一些事情容易产生共鸣。

Q:您如何看待艺术家创作与童年记忆之间的关系?

A:这应该是有关系的。从心理学上讲,人在小时候的不同年龄段,是人的性格形成的重要时期,对以后的人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Q:您如何协调教学与艺术创作的关系?

A:我和其他艺术家不太一样,我很热爱教学。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像达芬奇徐悲鸿等这样的一些人,希望通过教学的改进来体现自己对艺术深入的见解,以及对教育的一种新的可能性的想象。可能我对于改变人更有兴趣,无论是艺术创作,还是教育,基本都是在服务于这样的目的,就是对人有所改变和影响,所以,我不觉的他们之间有根本性的冲突。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确实不太愿意管理教学,这是一个比较激烈的冲突时期,其次,就是创办飞地艺术坊之后,当时希望做一个理想化的实验品,把体制内不能实现的想法,包括我对艺术史的想象等,突破体制来实现。但很快就被高考的产业化给冲击掉了,因为教学是以学生为对象,而学生的需求完全是急功近利的,这时候,我们觉得教学是没有意义的,是在浪费生命,影响了自己的创作。但我现在还是觉得教学与创作是一样的,它也是一种价值的实现方式。

Q:您能否介绍一下您9月份个展的情况?

A:从内容上看,这次个展完全是全新的,跟我过去的作品差距非常大。跟中国当代艺术的差距也非常大。我现在画的作品更加直截了当,绘画的过程也更加放松,跟我思考的角度基本是同步的,画的很快;是兴之所至,画起来很过瘾,与以前严谨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其次,我使用了一些现成品,改变一下观看的方式,也会影响到人们的观看经验。比如皮箱,它原来是用来储藏东西的,但我把它打开,塞上完全无关的东西,让它表现出人们精神深处所储藏的东西;然后,我又在箱子盖上画了画,而这幅画也改变了以往学院派的风格,并与箱子里装的东西有形成了一种呼应关系;这样,绘画与装置就形成了一种新的关系。然后就是石膏像,它们是一些教具,多半是古希腊的雕塑,也是某个时期人类审美理想化的化身,而这种东西在今天已经丢失殆尽;这就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思考,人类在前进过程中,需要清理以往的很多遗物,而这些遗物带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此外,这次个展的形式也比较新颖,我是用了鲜花,这是一种祭奠,也是一种赞美;从语言的角度讲,它的质感非常的飘亮。有石膏、花朵、绿叶、树枝等各种东西布置在一起。这其实和绘画一样。装置艺术品中所用到的东西与绘画中所用得颜料在艺术创作中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很到年以来,我有一个理想就是打破那种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思维,例如昨天与今天、东方与西方、男人与女人等等;而这些都会在我的作品里面得到整体的呈现,而且呈现的非常单纯明确。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或投稿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网(www.meishu.com)的立场及价值观取向,请浏览者自行判断取舍。
相关作品集 更多
赞助商推荐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www.meishu.com)专注解决美术家网络推广问题,全力打造美术家专属网络经纪人服务,美术网站内设美术搜索,网络美术展,美术报,美术知识库,名家档案,美术视频库,资源库,美术论坛,美术高考网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名画库等总共20余个栏目,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合作共赢。

  • 1
  • 2
Copyright (c) 2013-2019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4081532
Copyright (c) 2013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408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