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 艺术品典当成风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去年,世界上最著名的摄影艺术家之一——安妮-雷波维兹(Annie Leibovitz)向一个名为“艺术资本”(Art Capital Group)的集团公司借贷了500万美元。最近,她又从这个公司筹得1050万美元。而作为抵押的,除了雷波维兹在格林威治村的房产之外,还有自己现在以及将来所有作品的产权。换句话说,根据借贷合同,这位摄影师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作品放进了“典当行”。而只有当她在到期之日前还清欠款,她作品的所有权才可能“物归原主”。



  据雷波维兹身边的知情人士对《纽约时报》透露:“她将用这笔钱来支付其他贷款并应对生活上的财务压力。”但不论将作品抵押的做法缘起于何,她都不是唯一一位与“艺术资本”公司做交易的艺术家。在美国,当经济危机呼啸而至,股市和房市暴跌时,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和艺术家选择将一些大师之作抵押出去,以期获得大笔急需使用的资金。



  经济危机当头,艺术品抵押公司强劲增长



  “将手头的艺术品拿出来作抵押是十分谨慎和隐秘的事情。”“艺术资本”公司的合伙人兰-佩克(Ian Peck)说道,“艺术品质押在艺术品市场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角落。相比于其他艺术品交易,这个行业不够规范,常常伴有千奇百怪的诉讼。然而,这样的现状并不能阻挡那些近来饱受财务危机的顾客前来融资,其中包括富有的收藏家,诸如范若妮卡-赫斯特(Veronica Hearst)、画廊以及一些像雷波维兹、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这样的知名艺术家。



  “艺术资本”公司的总部驻扎在麦迪逊大街(Madison Avenue,美国广告业中心)上、索斯比拍卖行之前的所在地。公司的楼房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美术馆一般,典雅、华丽。两件艺术品——一幅为鲁本斯(Rubens)所作的罗马皇帝肖像,另一幅为墨西哥著名当代画家维克托-罗德里格斯(Victor Rodriguez)所作的粉红色的裸体画被悬挂于冷白色的墙上。在商谈业务的会议室中还摆放着出自19世纪动物雕塑名家布加迪(Rembrandt Bugatti)之手的半人半羊的农牧之神的雕像。这些价值高昂的艺术品都将公司装点得气度不凡。然而,这个地方并不是它看上去的那样高高在上——“典当行”这个名称也许更适合这幢大楼所包裹的公司。



  如果一个客户没有按时还清债务,那么他失去的可能就是稀有的名家之作。现在,麦迪逊大街上的“艺术资本”大楼内的陈列室里就摆放着几件即将出售的作品——这些作品原来的所有者们就是这个公司的债务人,现在他们无力归还所欠债务,他们的抵押物也就面临着被拍卖的命运。经济危机仍在持续,类似“艺术资本”等公司的经营情况却是节节高升。2009年,“艺术资本”将放出1.2亿美元的贷款,比2008年的8000万美元提高了足足50%。 “艺术资本”的竞争者,另一家位于曼哈顿(Manhattan)的公司“艺术融资伙伴”(Art Finance Partners)也面临着同样的扩张局面。“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我们用于放贷的资金就提高了40%。”公司合伙人美格汉-卡罗顿(Meghan Carleton)说。



  位于圣弗朗西斯科的“艺术借贷”(ArtLoan)公司也同样发展迅猛,据该公司的一个客户瑞-派克盖洛德(Ray Parker Gaylord)说:“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公司仅在去年一年就经历了成倍的增长,尽管他们放贷的利率一提再提。”



  对于正春风得意的艺术品抵押公司,克里斯蒂美国营业部的负责人麦克-伯特(Marc Porter)如此评价:“这(艺术品质押)是一门粗鲁且很不规范的生意,然而,之所以近年来有这样飞速的成长,主要还是因为经济危机的来袭。曾经,人们满眼望去皆是金钱,而现在人们却要满世界搜寻可以兑换成现金的物什。”



  在选择艺术品方面,“艺术资本”公司偏好那些体积小的物件。原因就是这样的抵押品易于储藏和运送,方便将那些无力偿还债务的债主的抵押物出售。据悉,该公司最近放出的一笔11.5万美元的贷款所换得的艺术品包括一尊20世纪早期的铜雕、19世纪的波斯挂毯和一个瑞士音乐盒。



  按照惯例,那些为艺术品抵押物放出贷款的公司会按他们对艺术品估价的40%提供贷款。而最后,这些艺术品常被他们收入囊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纽约前投资银行家最近将6件现代油画送入了“艺术借贷”的仓库,以期得到一笔生意所需的5万美元贷款,之前他所拥有的公司的股票从每股70多美元猛跌至22美元。“至今为止,我已经失业一年半了,”他说,“我面临这样一个选择,那就是变卖我的一部分收藏。虽然艺术品市场不免因整个经济环境而低落,但相比于其他产业仍显强劲。”

  “这个行业的本质使得任何诉讼和纠纷都不足为奇”



  悬挂于“艺术资本”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作品——“汉堡包”和“明尼罗拉摩托车”(Mineola Motorcycle)曾经一度属于童装制造商伊万-泰威尔(Evan Tawil)。泰威尔说:他曾在麦迪逊大街的卡尔立酒店外看见“艺术资本”公司贴出的广告,广告的标语令他记忆犹新——“艺术世界的私人银行”(Private Banking for the Art World)。当时,他就想到,自己也许可以通过这个公司将艺术品作为一种财务杠杆。“我知道我一定有钱赎回我抵押的艺术品。但是,赎回的时间节点极为重要。”泰威尔说。2007年,他向艺术资本借得25万美元。而泰威尔的律师约翰-卡希尔(John Cahill)则透露,当泰威尔先生的债务到期时,他曾向“艺术资本”请求归还抵押物,由其自行拍卖以偿还本金及利息,但此举遭到“艺术资本”的拒绝。



  “艺术资本”中摆放着的鲁本斯画作原本属于伦道夫-爱比尔森-赫斯特(Randolph Apperson Hearst)的遗孀维罗妮卡-赫斯特(Veronica Hearst)。据《名利场》报道,赫斯特夫人将这些名画作了抵押以购买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滨棕榈县一栋有52个房间的楼房。而最终,她失去了抵押物赎回权,与这些原本归她所有的珍贵画作失之交臂。



  赫赫有名的演员兼导演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也是“艺术资本”的客户。2006年,他向“艺术资本”借贷800万美元,为正在设计建造的Palazzo Chupi筹集资金。这座奢华建筑在当时极为引人瞩目。开始,为了支付债务,施纳贝尔仅仅是用房产来做抵押。之后,他又向商业银行借贷,这次的抵押品则成了他个人的艺术品收藏。现在,他正陷于与“艺术资本”的官司之中,他称“艺术资本”在其及时还清债务之后仍试图索要昂贵的费用。而“艺术资本”对此事的反应是:“施纳贝尔理应付出更多的费用,因为这是一项分期付款的贷款。”



  出于对顾客情况保密的考虑,“艺术资本”公司拒绝谈论任何一笔具体的借贷业务。但是,公司的合伙人布莱德-瑞安(Baird Ryan)还是向《纽约时报》透露了一些该行业的情况:“相比于一般银行,艺术品质押公司更了解艺术市场的状况。这一点对想要借贷的艺术家非常具有吸引力。我们常常对艺术家们传递这样的信号:嗨,你手头就有可以转化为现金的财产。”瑞安接着说:“然后,我们就在这些艺术家身上压上了一副担子。”



  “这个行业的本质使得任何诉讼和纠纷都不足为奇。”曾经向“艺术资本”购买艺术品的纽约艺术品经纪人格兰德-彼得思(Gerald Peters)评论道,“尽管这种交易就像是一场粗鲁的游戏,但公司提供的服务还是实实在在的,并被人们所需要的。”



  而“艺术资本”的另一位所有者佩克则有另一种说法:“绝大多数的客户最终赎回了他们的艺术品并对公司的服务态度表示满意。”



  在童年时代就与他现在的合伙人佩克相识的布莱德先生对他们的事业踌躇满志:“城镇的房屋不再值钱,海滨的房产也缩水一半甚至三分之二。一切来得都那么突然,令人始料未及。而此时艺术品就被推到前台,成了极为重要的资产。”

注:本站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或投稿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网(www.meishu.com)的立场及价值观取向,请浏览者自行判断取舍,若有观点错误或侵权等信息请联系管理员删除,谢谢配合。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www.meishu.com)专注解决美术家网络推广问题,全力打造美术家专属网络经纪人服务,美术网站内设美术搜索,网络美术展,美术报,美术知识库,名家档案,美术视频库,资源库,美术论坛,美术高考网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名画库等总共20余个栏目,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合作共赢。

Copyright (c) 2013-2019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4081532
会员 客服 名家 我的
复制链接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