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隋唐时期-中国美术史(4)

魏晉南北朝三百多年的長期分裂局面,到了隋文帝楊堅篡北周,滅南陳之後,中國又得到統一,從此開始的四百年的隋、唐、五代時期﹝581年 ~ 960 年﹞,是中國古代藝術全面發展的時期。特別是從唐代貞觀至開元的一百多年間,由於政治昌盛,國力強大,版圖擴大,經濟繁榮,與國外之間的文化交流也相當活躍,成為中國藝術史上最具劃時代意義的階段。

  隋唐時期,壁畫依然是繪畫的大宗,如宮殿、寺廟、旅舍、石窟、墓室等處的壁畫,富麗堂皇,令人嘆為觀止,但卷軸畫也開始興起,並因為便於創作、收藏、觀賞而逐漸流行。

  當時有很多畫家出現,記載於史冊上的就超過二百人。他們在國內外文化交流的影響下,藝術表現技巧日見豐富,創建題材也空前廣泛。其畫作約可分為「人物畫」、「山水畫」、「花鳥走獸畫」、「宗教畫」等四類。它們的特質是:

  「人物畫」注重對現實生活的反映,和對人物精神氣質的刻畫。

  「山水畫」分出青綠和水墨兩大體系,並產生南北不同的地域性風格。

  「花鳥走獸畫」創立工筆設色和水墨淡彩、沒骨等多種表現方法。

  「宗教畫」比以往更顯得絢麗多彩。

  五代時期出現了宮廷畫院,其中還產生許多以家族為單位的創作群體。它們因為受到王室的優待,繪畫技術得到充分的發揮。總而言之,隋唐五代時期的繪畫成就,超過了以前各代,氣勢豪邁,影響波及當時的東方各國,成為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個高峰。

  至於在陶瓷的表現上,漢代的遺風仍存,再加上佛教的盛行,以及遊牧民族的裝飾特性,皆反映在北方製作的陶瓷上。而南方則以浙江為中心,其技術承襲自商周時便有的硬陶燒造傳統,以及東漢及兩晉時期生產青瓷的基礎。
 

隋朝藝術

  隋朝的時候,由於政教的關係,因此繪畫受到重視。隋楊帝大興土木,使得描繪宮殿臺閣建築風氣盛行,畫家們將人物安插在閣樓宮觀之中,表現了許多宮廷庭院景色,不過此時的畫面中仍以人物或神仙故事為主,其中以展子虔最為著名,他的作品《遊春圖》是現在我們能夠見到的唯一隋代卷軸畫。以往這幅畫被認為是一件真蹟,但是最近經過學者的比較研究發現應該是一件南宋的摹本。這幅畫對於研究中國山水畫的發展是很重要,它對於比例與透視的處理比以前的繪畫有很大的進步,徹底改變了過去常見的「人大於山,水不容泛」的不合理狀態,成為卷軸山水畫興起的代表作。


展子虔 《遊春圖》,隋朝


唐朝藝術

   唐代藝術的特色從繪畫風格的多樣性可以看得出來。這時代的藝術作品形象豐腴而瑰麗,色彩絢麗而調和,表現出一種健康奮發的時代精神,影響當時的朝鮮、日本甚大,逐漸形成東方藝術的主流。

  唐代是中國人物畫的黃金時代,並突破了宗教甚至政治的束縛,此外山水畫、花鳥走獸畫與宗教畫也逐漸發達起來。一般學者在論述唐朝藝術時也會將整個時代分成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四期來討論。

  隋唐時代,北方社會流行及崇尚白瓷,正好與南方盛產的青瓷形成「北白南青」的趨勢。陶瓷方面,唐代最具特色就是唐三彩和彩繪陶,其豐碩飽滿的造形及絢爛華麗的色彩,或可表現大唐帝國的繁盛及氣魄。 
 


人物畫


  唐代人物畫十分繁榮,首都長安人才濟濟。初唐以閻立德、閻立本兄弟為代表;盛唐以吳道子最為出名;中唐則有張萱、周昉等人;晚唐的盧楞伽、孫位等皆名著一時。

  從閻立本的《歷代帝王圖》能看出初唐的畫風,他那種用細線鉤畫而成的臉孔,很能反應出顧愷之畫派的風格,也為中唐時期的人物畫奠定了基礎。其它閻立本的作品包括《步輦圖》和《職貢圖》,都為傳世名作。


閻立本《歷代帝王圖》,初唐

  吳道子一生作過無數佛教、道教壁畫,僅長安、洛陽兩京的寺觀壁畫就達 300 餘幅。他作畫的題材很廣,除了人物以外,畫山水、鳥獸也非常專精。他所畫的《地獄變相圖》令人毛骨悚然。至於現存日本的《送子天王圖》是宋人根據他的作品摹寫的白描手卷,畫中人物神態安詳自然,線條流暢飄舉。


吳道子《送子天王圖》,盛唐

  吳道子改變了東晉顧愷之以來那種粗細一律的「鐵線描」,首創「蘭葉描」在運筆時有壓力輕重與速度上的變化,生動的暗示出衣褶的厚度及轉折的感覺。 他又突破南北朝「曹衣出水」的藝術形式,筆勢圓轉,衣服飄舉,盈盈若舞,形成「吳帶當風」的獨特風格。後人稱吳道子為「畫聖」。

  中唐的周昉,繼續發揚盛唐的人物畫。他是張萱的學生,因為出身貴族,比張萱更能畫出貴族婦女華麗健美的姿態。宋代的米芾把他和顧愷之、陸探微、吳道子並稱為人物畫的四大家。周昉傳世的作品有《簪花仕女圖》、《紈扇仕女圖》等。


周昉《簪花仕女圖》,中唐

 


山水畫


  唐代的山水畫繼隋代之后,更為蓬勃發展,趨於成熟,並且形成風格不同的兩大流派。一是以初唐的武將李思訓、李昭道父子為代表的「青綠山水」;一是以盛唐文臣王維為代表的「水墨山水」。明代董其昌以佛教禪宗南北之分來譬喻李思訓和王維,稱李氏為北宗山水的鼻祖,而將王維視作南宗山水的奠基人。

  李思訓、李昭道父子在中國繪畫史上他們被稱為為大、小李將軍。他們擅長用「青綠山水」畫殿閣樓台。「青綠山水」以勾勒為法,用筆細密煩瑣,顏色以石青、石綠為主;有時為了突出重點,勾以金粉,使畫面產生金碧輝煌的裝飾效果,亮麗壯觀,工整細緻。台北故宮博物院現藏有李昭道的《春山行旅圖》和《明皇幸蜀圖》與李思訓的《江帆樓閣圖》。


李昭道《春山行旅圖》,初唐



李昭道《明皇幸蜀圖》,初唐

  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圖》是一件很典型的「青綠山水」作品,畫中運用的石青石綠雖經過這麼久遠的時間,仍然清晰可見。所謂「明皇幸蜀」就是唐明皇在安史之亂的時候,放棄首都長安,遷至四川避難,這幅畫就是記錄唐玄宗到四川避難途中的情形。 畫面中繪著壯麗險峻的山川,仔細觀察可以看見山下山中有些很小的人騎著馬,行經在這蜿蜒崎嶇山路間,這些人馬就是唐玄宗到四川避難的隊伍。畫面左邊中段的山間,有些用木材搭建的路,這就是古代的「棧道」,那是因為這些懸崖峭壁上沒有路可通行而搭建的,所以「棧道」底下是懸空的,十分危險。這幅畫兼具著歷史及政治意義,因為李昭道將安史之亂的文字歷史轉化成生動的畫面。


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局部﹞ ,初唐

  王維除了是一位畫家之外,也是一位詩人,因此他的畫中常「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他的「水墨山水」畫以渲染為法,用筆簡練奔放,強調水墨效能的發揮,即便設色,也講究自然清淡,追求含蓄、悠遠、純淨的境界。其繪畫方法影響到後來的一千年間,許多畫家的山水畫作品多用水墨表現。目前相傳為王維的畫蹟主要有《雪溪圖》、《江山霽雪圖》、《輞川圖》和《伏生授經圖》等。


王維《雪溪圖》,盛唐

 


花鳥走獸畫


  唐代的花鳥走獸畫與人物畫、山水畫一樣,也進入了獨立發展的階段,並且受到宮廷與民間的廣泛歡迎,因此出現了出一批專畫花鳥,或專畫牛馬的畫家。譬如曹霸善於畫馬,他的弟子韓幹更是青出於藍。在《照夜白圖》畫中,韓幹用洗練的「鐵線描」勾勒後再稍加渲染,將一匹狂暴不羈的烈馬畫的栩栩如生,昂首嘶鳴,有如即將脫韁而去的樣子。韓幹畫的馬腳短而身肥,強悍威猛,具千里之相,有「唐馬」之譽,對后世影響很深。韓幹傳世的作品除《照夜白圖》外,還有《牧馬圖》和《神駿圖》等。


韓幹《照夜白圖》,盛唐

  唐德宗時的丞相韓滉 ,擅長畫牛。現藏於故宮博物院的《五牛圖》運用粗放豪邁的線條來表現牛的健壯樸厚。畫中五隻不同形態的牛,從各個角度表現了牛的生活形態和習性,這幅畫是中國現存的最早用紙作畫的作品。


韓滉《五牛圖》,中唐

  此外,騰昌佑的花鳥、刁光胤的羊、蕭悅的竹等,皆以獨門專科見稱於當時,給後來花鳥走獸畫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宗教畫


  敦煌莫高窟現存洞窟有半數以上是在隋唐時代建造的,這些洞窟裡面到現在仍然保留著許多以「經變」與供養人為主的壁畫。這些壁畫有的敘述佛經故事,有的描繪供養人自己,這和以前偏重佛本生及說法圖的表現方式有很大的不同。由於當時社會高度發展,壁畫裡充滿了快樂明亮的氣氛,代替了以往陰森悲慘的情調;也畫出人們理想中喜慶升平、極樂幻想的佛國世界。許多畫作圍繞著經變內容,描繪宴飲、閱兵、行醫、旅商、農耕等生活場景,簡練真實而富有情趣。

  譬如《西方淨土變圖》畫中,除了有佛與其弟子的圖像之外,還展現了瓊樓玉宇、仙山碧樹,樂隊高奏,舞妓翩翩,一派花團錦簇、絢爛華麗的氣氛。這與其說是天上佛國,還不如說是人間帝皇貴族生活的再現。 
 


《 西方淨土變圖》﹝局部﹞, 敦煌壁畫,唐朝

  敦煌壁畫的人物造型,由粗獷而進入精細,身軀比例精確,男子寬衣博帶,氣象雍容;女子體態豐肥,艷麗多姿。尤其是菩薩像,更多表現生活中的女性之美,端庄文靜,窈窕可愛,溫柔親切,一如凡俗。這些現象說明了隋唐時期的繪畫,與人們的現實生活非常密切,人們重視現世的感受,已勝過對佛國天堂的信仰。 
 


唐三彩


   唐三彩多半出現在盛唐經濟繁榮、民富國強時期,充分反應出唐代陶瓷藝術的高度水準與華麗侈奢的大唐社會生活。


《 駱駝》,唐三彩,唐朝

 

五代藝術

  自唐代滅亡﹝907 年﹞至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的五時多年間,更換了梁、唐、晉、漢、周五個朝代,以及並列的十個封建小王國出現。在這種政局的混亂的情形下,許多畫家為了逃避戰亂,由中原轉向西南和東南,並隱居深山,造成山水畫的迅速發展以及花鳥畫的興起。

 


人物畫


  中國的繪畫到了五代,逐漸脫離政教的束縛而趨於自由發達的途徑,因此唐代人物畫的世俗傾向,到了五代時期更為發展,題材上注重反映現實生活,技法上力求寫實,許多人物畫帶有肖像寫真性質,刻划細致入微。最著名的畫家有南唐畫院待詔顧閎中與周文矩,他們皆繼續發展唐代周昉和張萱的宮廷人物畫風。目前傳世的作品有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周文矩有《蘇李別意 》與《按樂宮女圖》等。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五代南唐


   《韓熙載夜宴圖》畫中線條細膩,色彩華麗鮮豔。顧閎中把南唐大臣韓熙載在夜晚舉辦宴會的狀況分五個段落用畫作紀錄下來,如同電影一般充分表現出主人家中夜宴的豪華。


周文矩《蘇李別意 》,五代南唐

  周文矩的《蘇李別意 》是描繪蘇武與李陵於荒寒北地殷殷話別的情景。在這幅畫中,李陵的隨侍與蘇武的羊群各占一側,白雪皚皚中握別的蘇李則居畫幅正中,明顯為故事重心所在。周文矩對人物的刻畫表情生動,或情緒激越,或愁蹙畏寒,畫馬則特意從正、側、與背面多重角度描繪,顯示出畫家對形體與姿勢掌握的深厚功力。其線條遒勁精細,敷色典雅。

 


山水畫


  五代的山水畫,尤其是水墨山水畫進入了成熟階段,畫家體味生活,將所見自然環境的特色,用不同技法加以再現,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流派,展示祖國山河的多姿多彩。在北方,以荊浩,關仝師徒為代表,素稱「荊關」﹔在江南,以董源巨然師徒為代表,素稱「董巨」。

  荊浩為五代后梁時代的儒生,因避戰亂隱于太行山洪谷,陶情林泉,寄趣丹青,人稱「洪谷子」。所作筆墨并重,常繪云中山頂,四面峻原,氣勢磅礡,山岩蒼蒼,峭峰危立,深得北方氣象。傳作他的代表作《匡廬圖》,成功地運用堅勁而密集的皴法,恰如其分地表現出山石的凹凸明暗和紋理結構,并以虛實濃淡變化多端的水墨,創造出富有質感的畫面,表達了既雄偉又深遠遼闊的意境,有「全景山水」之稱。 
 


荊浩《匡廬圖》,五代

  荊浩的弟子關仝,用筆簡潔,善于畫秋山寒林、村居野渡,雄渾之中平添北方山水蕭索蒼涼之氣,代表作有《關山行旅圖》等。 

 


關仝《關山行旅圖》,五代


洞天山堂
五代南唐

董源﹝Dong Yuan﹞之作品

軸‧絹本‧設色畫,294 x 85.2 cm

故宮博物館,台北,台灣

  董源曾任南唐北苑副使,故人稱「董北苑」。他的山水,好以淡墨輕嵐寫出江南平淡天真之趣。尤擅長用披麻皴,線條圓潤細長,如麻線下披﹔並綴以點子皴,描繪出江南山巒土後林茂、草木華滋的特色。《寒林重汀圖》則描繪隆冬時節的江南景色。作品中看不到人蹤,聽不到喧嘩,甚至風兒似乎也被冷得不願再發出一丁點兒聲息。靜穆橫臥的山丘,幽深延綿的水汀,沉默相對的房舍,無言挺立的竹木……體現了畫家把握四季景物的高超技藝。 

  董源的弟子南唐開元寺的和尚巨然,直接承襲他的畫法,善用長披麻皴,焦墨苔點,更在山頂上常鉤畫一些明淨的卵石,即所謂「礬頭」,或在水邊岩下布以煙雲嵐氣,以通密林群峰的壅塞之氣。其名下的作品較重要的有《秋山問道圖》、《萬壑松風圖》、《層巖叢樹圖》、《蕭翼賺蘭亭圖》等


巨然《層巖叢樹圖》,五代

 


花鳥畫


  與山水畫「北有荊關,南有董巨」相仿,五代的花鳥畫也產生了不同的流派,主要有西蜀的黃筌和南唐的徐熙。

  黃筌最擅長用勾勒法作畫,即以細淡的墨線勾畫出所畫花鳥的輪廓,然後填以色彩,以著色為主,給人以富麗工巧的感覺﹔同時他愛畫名花異草,珍禽奇鳥,寓有富貴吉祥的含義。其子黃居采稟承家風,宏揚工細、逼真的勾勒填彩畫法,因此黃氏父子的畫風被稱作「黃家富貴」,而且風靡後代畫院,流風不絕。
 


黃筌《寫生珍禽圖》,五代

  徐熙出身名門,雖未出仕,卻高雅自許,自稱「江南布衣」。所畫花鳥以平常所見為多,如禽魚蔬果、蟬蝶蘆雁等,富有平淡自然之趣;而且他以落墨為主,著色為輔,色彩淡雅,給人以樸素縱逸之感,評為「野逸」。上海博物院館藏有傳為他所作《雪竹圖》,全用墨筆,既有線勾,也有墨色渲染,淡雅俊逸,具有清新之氣。此種畫風在北宋後期影響較大,對畫院花鳥畫風的改革起到積極地推動。


徐熙《雪竹圖》,五代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或投稿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网的立场及价值观取向,请浏览者自行判断取舍
相关视频 更多
  • 1
  • 2
赞助商推荐
关于美术网

美术网(www.meishu.com)专注解决美术家网络推广问题,全力打造美术家专属网络经纪人服务,美术网站内设美术搜索,网络美术展,美术报,美术知识库,名家档案,美术视频库,资源库,美术论坛,美术高考网及书画衍生品的加工与分销等为一体的名画库等总共20余个栏目,我们以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事业为己任,以建设世界一流的美术文化生态系统为目标,诚邀合作共赢。

  • 1
  • 2
Copyright (c) 2013-2019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①:4081532
Copyright (c) 2013 中国美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31715号-1 法律顾问:杨俊涛律师 客服QQ:800015090 微信:4081532